專欄columns

林裕森/ 開瓶之前

法國巴黎第十大學葡萄酒經濟與管理碩士、法國葡萄酒大學侍酒師文憑。美酒佳餚專業作家,被譽為華人世界最好的葡萄酒作者。

  • 阿爾卑斯山下吃乳酪火鍋,來一杯陶罐釀的橘酒

    June 23, 2022

    法國有全世界最大規模,總數達八千公里長的滑雪道,大多位在與瑞士和義大利交界的阿爾卑斯山區北部,稱為薩瓦(Savoie)的區域裡。來這裡的滑雪客們最常喝的,是一種用當地的原產品種賈給爾(Jacquère)釀成的白葡萄酒,特別是在吃薩瓦火鍋時,總要來一杯。雖然顯得有點酸瘦單薄的賈給爾白酒,其實...

  • 澆不澆水?極端氣候下的葡萄園,選對品種釀出特有風味

    June 23, 2022

    在葡萄園裡澆水,這樣釀成的酒還能保有自然風土的味道嗎?這跟在釀造時加糖或添酸一樣,都是風格層次的問題,跟品質倒不一定真的有關聯,人工灌溉的葡萄園甚至可能釀出更美味的葡萄酒。但在深處內陸,極端乾熱的地區,例如平均年雨量僅二百六十五公釐,澳洲的河地(Riverland)產區,澆不澆水其實是葡萄酒業生死存...

  • 廢棄採石場葡萄園釀的酒,讓布根地酒迷口水直流

    June 23, 2022

    貝利耶爾,是一個會讓布根地酒迷口水直流的名字,產自此園的夏多內白酒,常有高雅的礦石感香氣,高瘦清麗的酒體配上如閃電般的明亮酸味,獨有夏多內少見的脫俗靈氣。貝利耶爾是Perrières的中譯名,在古法文中有採石場之意。但此名不是借喻酒中如岩石般堅硬的口感,而是這片梅索村(Meursault)...

  • 不靠科學數據分析的釀酒師:與其沒有情感,更偏愛「有缺點的酒」

    June 23, 2022

    真誠的感情和高超的技巧哪一個重要?不論是演奏音樂、追求愛人,或者,煮一道菜或釀造一瓶葡萄酒,答案其實都差不了太多,兩者本該是同等重要,端看是想感動人心?還是求得完整與安穩?我所認識的愛麗絲・布沃(Alice Bouvot)是一個把感情看得更重,更根本的釀酒師,在她的眼中,技術不只無關緊要,也可能還會...

  • 葡萄園也在找永續解方!先鋒釀酒師的逆境探險

    June 23, 2022

    全球變暖,以及不穩定的極端天氣,似乎已經不可逆轉的改變了我們的世界,當然,葡萄酒也一樣逃不了。影響雖是全面且多元,但大家最關心的,是產區的位移,以及葡萄酒風格的轉變。氣候對葡萄酒有絕對的影響,今日的經典明星產區,氣候暖化後,未來還是經典,仍是明星嗎?特別是那些搬不走的特級園,還能維持特有的優雅風味嗎...

  • 法式的西班牙經典

    December 04, 2020

    酒名「Seis」是六的意思,代表這瓶酒歷經六年的橡木桶培養。不過「Seis」是西班牙文,這瓶酒卻是法國酒,而且來自最保守與傳統的侏羅產區(Jura)。這瓶酒的出現,讓我領略到風土影響這件事,即使是在看似窄小的酒窖之中,也一樣是咫尺天涯。自立於流行風潮之外的侏羅,以生產獨一無二的黃葡萄酒(Vin Ja...

  • 多汁的西西里櫻桃紅

    November 05, 2020

    西西里與其說是地中海的最大島,不如說是一個歷史悠遠的微型葡萄酒大陸。這片廣闊葡萄園有著意想不到的多變環境,孕育多樣的特有原生葡萄。現代化的緩步到達,它卻仍保存珍貴的基因資產,在二十一世紀初成為南義最閃耀的葡萄酒產地。最早成名,種植最廣的是黑達沃拉(Nero d’Avola),顏色黑紫、酒體雄偉壯健,...

  • 布根地邊境的香檳滋味

    October 08, 2020

    身處如樹梢末端的邊境地帶,因遠離中心,最常被忽略,甚至被認定是落後、沒有可能性的地方。但在時代的變動中,卻往往能突轉成最有利的位置,有更多向外的空間,特別是在游離往返各個中心,自然生出的多重視野。這樣的去中心化邊緣位置,更有機會成為多元彙集的所在。我在香檳最極南偏遠的巴爾丘(Côte de...

  • 遺落遠方的經典

    September 10, 2020

    DNA鑑定讓許多葡萄品種身世瞬間解密,真相大白後,有些讓人恍然大悟,如發現卡本內蘇維翁(Cabernet Sauvignon)是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與白蘇維翁(Sauvignon Blanc)後代,早在命名時就已直白洩漏天機。但也有些是完全意料之外。有不少分散各地,原本不相干,...

  • 麵粉皮諾的命也是命

    August 06, 2020

    這是個真實的,關於葡萄品種歧視的故事。麵粉皮諾(Pinot Meunier)是法國香檳區非常重要的葡萄,有超過三分之一的葡萄園種植這個早熟多產又抗霜害的優秀品種。因為適應環境,常被種在溼冷、難開根的次等地塊。把受陽跟排水最好的山坡中段,讓給嬌貴脆弱的黑皮諾(Pinot Noir)和常遭春霜危害的夏多...

  • 忘記品種的完滿混調

    July 16, 2020

    法國東北角的阿爾薩斯(Alsace)產區被認為跟隔鄰的德國一樣,是以生產單一品種為傳統的白酒產區,最知名的幾個品種如麗絲玲(Riesling)、格烏茲塔名娜(Grewurztraminer)或灰皮諾(Pinot Gris)都是世界級產區,也全都是阿爾薩斯葡萄農的驕傲。但戴斯酒莊(Marcel Dei...

  • 有海水鹹味的氣泡酒

    June 18, 2020

    西法邊界的巴斯克(País Vasco)雖很少成為葡萄酒旅行的終點,但位在法國波爾多和西班牙利奧哈兩大產區必經之路上,近三十年,竟也造訪過二十餘回。不過,大多是順道經過,真正專程拜訪的巴斯克酒莊屈指可數。巴斯克是歐洲美食重鎮,西班牙七家米其林三星餐廳,小小的巴斯克自治區就獨占其中四家。除精...

  • 經典波雅克的非典秘方

    May 21, 2020

    梅多克(Médoc)是波爾多最知名經典,但也最保守、最講究階級和體例的產地。確實,這裡曾是現代釀酒學建立起的第一座堅固堡壘,也曾是全球葡萄酒業競相模仿的經典原形。聲名顯赫的列級名莊主若非傳統世家,便是跨國財團或金融保險公司。常交由專業分工的團隊管理與釀造,投資效益當前,看得見的硬體投資從不...

  • 與時俱進的經典

    April 23, 2020

    佛拉多里(Foradori)是一九九四年就已拜訪過的北義酒莊,當年還只是未經世面、血氣方剛的葡萄酒學生,對酒莊捨當年義大利盛行的國際品種,充滿自信採用當地特有鐵洛蝶勾葡萄(Teroldego)釀造旗艦級酒,自然相當敬佩。這瓶以格拉納托(Granato)為名的紅酒來自以傳統高藤架法種植的三片老樹園,與...

  • 穿西裝的布根地葡萄農

    March 26, 2020

    勞倫朋索(Laurent Ponsot)是一位有許多對反(台語,指相反),甚至矛盾元素的布根地釀酒師。二十多年來在酒窖、葡萄園、台北和布根地的品酒會遇過十多回,勞倫總是穿著裝飾著口袋巾的西裝外套,一副都會雅痞的樣子,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會勞動身體,雙腳踩在土地上的布根地葡萄農。在凡事講究傳統價值的布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