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依條件搜尋旅遊行程

時間

{{ showTime }}

{{ !toggleTime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時間

地區

{{ showSite }}

{{ !toggleSite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地區

主題

{{ showSubject }}

{{ !toggleSubject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主題

條件相符的旅遊行程

    林裕森 /

    林裕森

    林裕森

    / 開瓶之前

    法國巴黎第十大學葡萄酒經濟與管理碩士、法國葡萄酒大學侍酒師文憑。美酒佳餚專業作家,被譽為華人世界最好的葡萄酒作者。

    心狂野的黑中白

    July 04, 2019

    不同於酒體輕巧,酸味鋒利,只用白葡萄釀成的白中白香檳(Blanc de Blancs),全然以黑葡萄釀造的黑中白香檳(Blanc de Noirs)常有更加硬實的結構與濃厚酒體,甚至會帶有一些野性的粗獷氣息。這樣的風格和香檳精雕細琢的高貴印象有些許不同,外表文靜高雅但內心卻澎湃狂野的對反特性,讓黑中...

    顛倒黑白的葡萄

    June 06, 2019

    從十多年前開始,有機會喝一些產自西班牙中部最知名的紅酒產區,斗羅河岸(Ribera del Duero)的白葡萄酒,採用的多是稱為阿比歐(Albillo)的白葡萄。雖然稀有,但在一些種植田帕尼優(Tempranillo)的老樹園中,還算常見,是黑葡萄混種一點白葡萄的老傳統。但單獨把這些阿比歐釀成白酒...

    慕斯般的清新感

    May 09, 2019

    原本以為葡萄酒的清新感來自酒中的酸味和新鮮果味,但最近的隆河旅行發現這樣的想法未免把葡萄酒的味道想得太過簡單。克雷列特(Clairette)是一個矛盾的葡萄,雖然很少單獨釀造,但在法國南部卻頗常和其他品種混調,在釀酒師的眼中,添加比較晚熟的克雷列特可以讓濃厚倦怠的白酒變得更清新均衡。例如教皇新城堡(...

    老當益壯的綠色波特

    April 11, 2019

    「如果有人猜得到這瓶酒的年份,下次來葡萄牙的時候我親自下廚招待。」葡萄牙最知名的釀酒師Dirk Niepoort說,他是葡萄酒世界裡的先行者,不只以自成一格的自然派理念釀出許多跳出陳規的美味酒款,而且影響許多釀酒師對於現代釀酒學的深層反省,例如我相當景仰的兩位西班牙釀酒師Telmo Rodrique...

    永遠的第一印象

    March 14, 2019

    在許多本地酒迷心中,澳洲出產的夏多內(Chardonnay)白酒總是飄散著奶油爆米花、香草冰淇淋、椰子仁蛋糕等烘焙系的香氣和甜潤脂滑的口感,但其實十餘年前,澳式夏多內就早已不再是這樣了,卻還一直在台灣酒迷心中無端的流行著。也許,跟初戀情人一樣,第一印象總是最揮之不去的魔咒。對於一個在法國之外,全世界...

    第二故鄉

    February 14, 2019

    布根地是黑皮諾(Pinot Noir)的第一故鄉,除了是原生地,有最多樣的基因庫,那裡產的黑皮諾紅酒也有最經典的風味以及為數最多的名莊和名園。但布根地之外,何處會是黑皮諾的第二故鄉呢?紐西蘭的南島或是美國的奧勒岡州(Oregon)是最常被提到的候選名單。但,離開布根地之後,美好的黑皮諾故鄉真的需要飛...

    越便宜,越好喝

    January 17, 2019

    珍媽(Jancis Robinson)去年夏天在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發表一篇〈為什麼便宜的酒可以更好喝?〉的專欄文章。讀她的文章二十多年了,覺得這篇真的講出了真心話,她認為規模較大的酒廠,中價位的酒通常最值得喝,至於小量生產的酒莊,最低價的酒常常最有吸引力。我的經驗其實...

    美哉格納希

    December 20, 2018

    最熟悉的事物,如一些常見的葡萄名種,誤解往往也最深,常常得要人生走繞了一大圈之後,才能發現藏在刻板印象之後的真正本貌。薄酒萊的加美葡萄(Gamay)是如此,教皇新城堡(Châteauneuf-du-Pape)的格納希(Grenache)其實也是,以為弄懂了,卻不時的要被一再的顛覆...

    穿越時空的島嶼驚奇

    November 22, 2018

    盛名遠播的葡萄酒產區雖可體驗經典原型,但卻少有驚奇與發現,這也許是我總是在偏遠的地方遇見意料之外的驚喜和啟發之因,特別是在拜訪一些歐洲的島嶼產區時。既孤立於大洋之中卻又有向外開放的海洋文化,常變成葡萄酒傳統的時光膠囊,保留了許多在原產地已經消失的珍貴遺產。距離歐洲大陸一千多公里的加那利群島是歐洲熱門...

    瑕疵與美味

    October 25, 2018

    三年多前,在香港中環的小木屋酒吧(La Cabane)第一次喝到安通(Anton van Klopper)釀的黑皮諾(Pinot Noir)紅酒,這瓶酒讓我開始懷疑,是否還能再繼續擔任葡萄酒競賽的評審。安通是阿德雷德大學釀酒系畢業的高材生,他的酒莊叫Lucy Margaux,位在以生產冷涼氣候葡萄酒...

    葡萄酒世界的爵士樂

    October 11, 2018

    如果受的訓練與慣常品評的是節奏典雅,和聲細膩豐富,一切按譜索驥的古典樂;但面對的卻是節奏搖擺,源自美國社會底層的黑人藍調,形式即興自由的爵士樂時,會是什麼樣的景況?這是包含我自己在內,全球所有訓練有素的酒評家們在第一次面對自然派葡萄酒時的最佳寫照。自然派葡萄酒,或更常見的,直稱為自然酒,它的興起是近...

    從10支酒一窺百變風貌 在口中舞出變奏曲

    October 11, 2018

    起源自一九八○年代對現代釀酒科技發展的反思,在短短的數十年間,由自然派所發起,回歸葡萄酒最初本質的革新運動,在打破釀酒教條與陳規之後,或復古或創新,已經為看似保守傳統的葡萄酒世界,帶來既古典又新潮的全新風貌。1.P´et-Nat自然氣泡酒 釀法最原始簡易的氣泡酒,將發酵中的葡萄汁...

    喜新•念舊

    September 27, 2018

    喜新和念舊雖然看似相對反,但是,卻又常常被綑綁在一起,成為不同時代的創新動力。時尚界每隔幾年就來一次的復古風便是最佳的詮釋,透過喜新和念舊的兩股力量,一起打破現有的規則,從成見和包袱中解放出來,讓創新成為可能。近年來,復古式的創新風潮也同樣在保守的葡萄酒圈中崛起,雖都是舊時傳統,但卻也都為現代的釀酒...

    酸到讓人瘋狂的慘白

    August 30, 2018

    一聽我讚美他釀的「 大株白酒」(Gros Plant)有清麗的礦石與海水感,彷如把大西洋的味道裝進酒瓶裡了。Domaine Bregeon酒莊主弗雷德.拉勒(Fred Lailler)卻無奈的苦笑著說:「雖然我們這裡最知名偉大的酒是慕斯卡德(Muscadet),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巴黎詢問度最高,賣...

    第一口葡萄酒的滋味

    August 02, 2018

    一六四三年五月三日,荷蘭探金隊長Pieter Boon召喚哆囉滿社的頭目和重要人物聚集在一起,請他們喝西班牙葡萄酒,以拉近關係探詢獲取黃金的消息。在這段三百多年前的《熱蘭遮城日誌》中所記載,台灣東部原住民頭目喝到的西班牙葡萄酒會是什麼樣的味道呢?荷蘭在十七世紀時是全世界最大的海上強權,阿姆斯特丹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