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超涼感希哈

黑皮諾(Pinot Noir)的流行,讓全世界的葡萄酒地圖多出了許多冷涼的名產區,也間接的,讓一些偏好溫暖環境的葡萄品種,有機會被種到原本被認為太冷,不適合種植葡萄的地方。有一點類似兩千多年前羅馬帝國的北擴,為了滿足羅馬軍團嗜好葡萄酒的習慣,將偏好地中海乾熱氣候的葡萄,就地種到寒冷的歐洲北部,意外造就了像布根地(Bourgogne)和摩塞爾(Mosel)這些極其迷人,以優雅精緻風味聞名的冷氣候產區。

加州納帕谷南邊的Los Carneros,澳洲東南邊的Yarra Valley和智利的San Antonio便是新世界中較知名的實例,以黑皮諾聞名,卻又附帶的釀出,多酸味,酒體比較纖細,冷氣候的希哈(Syrah)紅酒。希哈雖然適應性特別強,但也有極限,沒有辦法像黑皮諾可以種到像布根地那麼冷的地方,即使是在溫暖一些,同樣以黑皮諾聞名的美國奧勒岡州的Willamette Valley區內,也只能在溫暖的年份勉強達到正常的熟度。

澳洲最南端的塔斯馬尼亞島甚至還比Willamette Valley冷一些,是澳洲黑皮諾的新希望,種希哈則肯定是自討苦吃。但畢竟這是澳洲酒業的根基葡萄,再難都有人種,但釀製不熟的希哈,像走鋼索一般,稍不慎反失鮮美,成了酸瘦帶草味的粗糙紅酒。最近嘗到由Nick Glaetzer所釀的塔斯馬尼亞希哈Mon Pere 便是一款處處驚險卻優雅的踏滑過鋼索的成功之作,雖然產量極少,但已足以將澳洲的希哈紅酒帶入一個未曾達至的新境地。

酒名叫「Mon Pere」為法文的「我的父親」,一來是向父親Colin致敬,二來也是對出身南澳希哈紅酒釀酒世家的交代。畢竟Nick前往塔斯馬尼亞島,為的是黑皮諾和麗絲玲(Riesling),無端釀造希哈多少因為身上背著Glaetzer的名字。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