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依條件搜尋旅遊行程

時間

{{ showTime }}

{{ !toggleTime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時間

地區

{{ showSite }}

{{ !toggleSite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地區

主題

{{ showSubject }}

{{ !toggleSubject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主題

條件相符的旅遊行程

    紅酒 /

    Tag

    第二故鄉

    February 14, 2019

    布根地是黑皮諾(Pinot Noir)的第一故鄉,除了是原生地,有最多樣的基因庫,那裡產的黑皮諾紅酒也有最經典的風味以及為數最多的名莊和名園。但布根地之外,何處會是黑皮諾的第二故鄉呢?紐西蘭的南島或是美國的奧勒岡州(Oregon)是最常被提到的候選名單。但,離開布根地之後,美好的黑皮諾故鄉真的需要飛...

    美哉格納希

    December 20, 2018

    最熟悉的事物,如一些常見的葡萄名種,誤解往往也最深,常常得要人生走繞了一大圈之後,才能發現藏在刻板印象之後的真正本貌。薄酒萊的加美葡萄(Gamay)是如此,教皇新城堡(Châteauneuf-du-Pape)的格納希(Grenache)其實也是,以為弄懂了,卻不時的要被一再的顛覆...

    如水般純淨的紅酒

    May 11, 2017

    已經有一段時間,越來越常喝到風味與質地近似白酒的紅酒。這並非抱怨,而是每回喝到就更確定這樣的紅酒風並非偶然,心中總會竊喜精緻的紅酒總算不用非堅實多澀不可,也可以輕巧柔和,甚至如白酒般純粹乾淨。紅酒與白酒在釀造上最大的差異在於多了泡皮的程序,讓葡萄皮浸泡在發酵的葡萄汁中,用腳或手工進行踩皮,或者直接用...

    遺忘的滋味

    June 09, 2016

    當一個已完滿成就的釀酒師歸零從頭開始,會釀成什麼樣的滋味?蒂埃里‧傑曼(Thierry Germain)說: 「二○一三年,腦中腫瘤讓我失去記憶,在最嚴重時甚至不認得酒莊旁的路,也記不得以前是怎麼種植葡萄跟釀酒。」他是Domaine des Roches Neuves的莊主,全球最頂尖的卡本內弗朗(...

    澳義新混調

    March 17, 2016

    學習各地的葡萄酒經典常是每一趟酒鄉旅行的目的,但收穫最多的,卻又常是意外間的巧遇與發現,因為帶著一點探險的意味,不只更難忘,也更啟發人心。在採收季末拜訪澳洲維多利亞州東北邊的Beechworth和King Valley兩個相鄰的產區,品試當地約七十餘款的葡萄酒。在鄰近的谷地有頗多義大利移民,除了澳洲...

    非主流葡萄酒的時代來了!

    January 21, 2016

    又是一年之初,葡萄酒愛好者彼此交換著品飲蒐藏情報,究竟誰會是二○一六年葡萄酒世界的主流王者?林裕森觀察到,近幾年秉持有機、自然動力法(Biodynamic)的小農崛起,即是對過度工業化、無法顯現真實風土的商業葡萄酒之反動,風向在變,你嘗到了嗎? 不用橡木桶,回歸祖父級手感 「你想像過,頂級紅酒沒有橡...

    他種本土黑后葡萄 挑戰國際酒莊

    December 31, 2015

    談到台灣的葡萄酒,行家們往往搖頭:「台灣不在葡萄酒神眷顧的領地裡。」亞熱帶的緯度,加上產官學的連結薄弱,釀葡萄酒,有如逆天而行。但偏有人不信邪,深耕園,簡而言之,就是一個釀酒瘋子碰上一個種葡萄傻子的故事。而這份無畏的傻勁,讓他們在二○一四年IWSC國際葡萄酒暨烈酒競賽評鑑中,獲得了銀牌。來到彰化二林...

    原真素顏

    December 24, 2015

    對大部分布根地紅酒的愛好者來說,Irancy都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因為太偏北了,即使對性喜寒冷氣候的黑皮諾來說,都還是一個過於寒涼的地方,僅有在像二○○九或二○○三這些炎熱的年份才能讓葡萄得以全然成熟,雖是村莊等級,但釀成的紅酒卻常顯酸瘦,是一個相當冷調的黑皮諾產區。向來偏愛帶有野生酸櫻桃香氣的黑皮諾...

    吃蒸魚配紅酒

    November 12, 2015

    暢行百年的餐酒搭配原則「紅酒配紅肉,白酒配白肉」已經根深柢固的深植在全球各地的大眾心中,幾近於信仰般不容轉變。即使數十年來有許多人試圖舉出許多例證,以轉換此過於簡化,缺乏變通的鐵律,但影響似乎僅止於侍酒師的小圈圈。看來似乎還需要一兩個世代才能有所改變。除了用紅酒配白肉,其實,十多年來我也常用紅酒搭配...

    下一個偉大的產區?

    November 05, 2015

    歌德在十八世紀的《義大利之旅》裡寫下:「到義大利卻沒去過西西里,就不算到過義大利,因為西西里是連結一切的線索。」的確,因為從西亞經希臘傳來的釀酒葡萄品種,不只早在西元前八世紀,率先登陸西西里,歷史更記載約在西元前二世紀,不同的葡萄品種才從西西里被帶往義大利半島,落腳在拿坡里(Napoli)等地附近。...

    遇見澳洲老藤

    August 06, 2015

    接連兩週品嘗了十多款採用百年老樹釀成的紅酒,在二十多年葡萄酒寫作生涯中,還是第一回。最有趣的是,這些酒都來自南澳大利亞的巴羅莎地區(Barossa),當然,絕非巧合。 百年老樹在歐洲雖非不得見,但為數不多,相當珍稀。因為十九世紀末的葡萄根瘤蚜蟲病摧毀了歐洲所有的葡萄園,所有新種的葡萄都必須嫁接在耐病...

    托斯卡尼紅酒與松露獵人

    July 23, 2015

    坐擁美食、勝景和佳釀,托斯卡尼與其東方的翁布里亞這樣的人間天堂世上少有。跟著我們探訪葡萄園與諾爾恰谷地的美食。太陽剛升起,波摩納莊園的莫妮卡.拉斯琵(Monica Raspi)正要前往葡萄園巡視。「每天這時候的葡萄園最棒了,田野一片寧靜,離中午的酷熱也還早。」她在一排果樹旁停住腳步,從口袋裡拿出一把...

    挑戰世界的葡萄牙酒

    July 16, 2015

    全球極富影響力的葡萄酒雜誌《Wine Spectator》,每年都會選出「年度百大」葡萄酒(Top 100),這是一個業界高度重視的指標,世界葡萄酒每年僅有一百款入榜。就在去年,葡萄牙酒不但一舉奪魁,同時在前四名中,還分居第一、第三與第四;最重要的是,這三款酒全部來自斗羅河產區。斗羅河產區驚人的釀酒...

    普里奧拉再進化

    July 09, 2015

    已經是第五度去普里奧拉(Priorat)了,雖是西班牙最頂級昂價的產區,但捫心自問,酒精度經常超過一五%,口味相當濃縮的普里奧拉紅酒,雖獨特,離心中理想的紅酒風味還是有些距離,但最近幾次造訪,卻一再發現普里奧拉的驚人轉化,精緻迷人的紅酒已成為主流。如新近上市Mas Doix的Doix 2012、Fe...

    南方吹來的涼風

    April 16, 2015

    有一點意外,三月的南隆河參訪旅程中,試喝到相當多精巧細緻的紅酒。其中,甚至有多款帶著北方產區才有的清新酸味與輕盈飄飛的酒體,有如陣陣自地中海吹來的清涼酒風。雖兩年前來時,已嘗過不少這種新浪潮風味,但此回更是明顯全面。 也許剛好遇上天氣特別冷涼的二○一三年份開始上市,也可能是美式口味主宰全球葡萄酒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