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酒Tag

  • 林裕森專欄〉杜佛薇恩堡瑪歌紅酒,做自己的波爾多

    April 14, 2024

    混調是波爾多酒業的核心,犧牲個體的獨有特質,成就整體的完美,是波爾多的最高準則。當地風土最小單位並不是葡萄園,而是常擁有多片園地的城堡酒莊,莊園內即使有絕頂優異、能釀出精彩好酒的單一園,還是要跟其他的園一起混調,釀成城堡酒,沒有單獨裝瓶上市做自己的機會。不只是酒,人也是。企業化經營的波爾多酒業,講究...

  • 家電選品恆隆行變身餐酒館,6款創意料理讓你一秒飛出國

    September 19, 2022

    致力於打造新零售體驗的恆隆行,繼推出「拆解夜市」「漁浪之間 洄瀾麵屋」等主題餐會後,概念店zonezone於9月再度推出全新企劃「第酒航廈 Terminal Wine」,結合葡萄酒代理商「法蘭絲」與私廚「香頌私宅洋樓」,將各國餐點與酒款相互搭配,讓被疫情悶壞的民眾不必出國也能體驗異國風味。如「魚子醬...

  • 多汁的西西里櫻桃紅

    November 05, 2020

    西西里與其說是地中海的最大島,不如說是一個歷史悠遠的微型葡萄酒大陸。這片廣闊葡萄園有著意想不到的多變環境,孕育多樣的特有原生葡萄。現代化的緩步到達,它卻仍保存珍貴的基因資產,在二十一世紀初成為南義最閃耀的葡萄酒產地。最早成名,種植最廣的是黑達沃拉(Nero d\'Avola),顏色黑紫、酒體雄偉壯健...

  • 與時俱進的經典

    April 23, 2020

    佛拉多里(Foradori)是一九九四年就已拜訪過的北義酒莊,當年還只是未經世面、血氣方剛的葡萄酒學生,對酒莊捨當年義大利盛行的國際品種,充滿自信採用當地特有鐵洛蝶勾葡萄(Teroldego)釀造旗艦級酒,自然相當敬佩。這瓶以格拉納托(Granato)為名的紅酒來自以傳統高藤架法種植的三片老樹園,與...

  • 穿西裝的布根地葡萄農

    March 26, 2020

    勞倫朋索(Laurent Ponsot)是一位有許多對反(台語,指相反),甚至矛盾元素的布根地釀酒師。二十多年來在酒窖、葡萄園、台北和布根地的品酒會遇過十多回,勞倫總是穿著裝飾著口袋巾的西裝外套,一副都會雅痞的樣子,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會勞動身體,雙腳踩在土地上的布根地葡萄農。在凡事講究傳統價值的布根地...

  • 絕地珍釀大復活part1——淘汰品種 翻身明星勝酒

    March 19, 2020

    淘汰品種 翻身明星勝酒風味優雅百變,兼搭氣候變遷風潮西班牙東北部稍偏內陸的亞拉岡自治區(Aragón)是格納希(Grenache)的起源故鄉,在當地的名字叫迦納恰(Garnacha)。在這個帶著一點大陸性氣候極端性格的地中海氣候環境中,格納希內藏了耐乾旱與適應長時豔陽日曬的基因。亞拉岡聯...

  • 絕地珍釀大復活part2——5大產區 發現經典格納希

    March 19, 2020

    1.法國南隆河:教皇新城堡貧瘠谷地裡的濃厚堅實全球最知名的格納希紅酒產地,是南隆河的超級明星產區,更是全法最早成立法定產區的地方,有非常多知名酒莊群集。葡萄園多位在堆積著粗大鵝卵石,相當貧瘠的河積平台上。身處隆河谷地較下游的寬廣河谷內,氣候乾熱多陽,且時有強風,正是種植格納希的理想環境。不過當地遵循...

  • 多利士再進化

    January 03, 2020

    半個世紀前,在Gault-Millau雜誌所舉辦、稱為葡萄酒奧林匹克(Wine Olympics)的盲飲比賽中,西班牙的多利士(Torres)酒莊以年輕葡萄樹釀成、價格平實低廉、一九七○年份的波爾多混調紅酒Gran Coronas,超越多家波爾多最頂級昂貴的城堡酒莊;開啟多利士在國際酒壇的知名度,五...

  • 二十五年之後

    October 24, 2019

    在葡萄酒業寄生久了,難免要成為許多巨大變遷的見證者;除了代表真的老了,也不再輕易相信有什麼永恆不變的經典,無論是地區傳統或在地風味,都一樣要與時俱進。從一九九四年投入葡萄酒寫作,剛好滿二十五年,較之以千年計的葡萄酒史雖如一瞬間,卻也看了不少風潮輪轉與來去。有此感觸,是今年喝了不少下海灣區(Rias ...

  • 第二故鄉

    February 14, 2019

    布根地是黑皮諾(Pinot Noir)的第一故鄉,除了是原生地,有最多樣的基因庫,那裡產的黑皮諾紅酒也有最經典的風味以及為數最多的名莊和名園。但布根地之外,何處會是黑皮諾的第二故鄉呢?紐西蘭的南島或是美國的奧勒岡州(Oregon)是最常被提到的候選名單。但,離開布根地之後,美好的黑皮諾故鄉真的需要飛...

  • 美哉格納希

    December 20, 2018

    最熟悉的事物,如一些常見的葡萄名種,誤解往往也最深,常常得要人生走繞了一大圈之後,才能發現藏在刻板印象之後的真正本貌。薄酒萊的加美葡萄(Gamay)是如此,教皇新城堡(Châteauneuf-du-Pape)的格納希(Grenache)其實也是,以為弄懂了,卻不時的要被一再的顛覆。二十五年...

  • 林裕森專欄〉什麼是淡紅酒?暢快易飲、生津止渴,曾被時代淘汰的日常飲料甜美逆襲

    July 05, 2018

    今日的波爾多以生產精緻耐久的紅酒聞名,但其實,那是相當晚近的事。打從12世紀,因擁有現今法國波爾多所在的亞基坦公爵國(Aquitaine),英國人開始喝波爾多,14世紀每年有多達9000萬公升的葡萄酒被運往大不列顛群島,是當時全球最大宗的貿易。不過,在19世紀前,這些來自波爾多的酒大多是一種稱為Cl...

  • 如水般純淨的紅酒

    May 11, 2017

    已經有一段時間,越來越常喝到風味與質地近似白酒的紅酒。這並非抱怨,而是每回喝到就更確定這樣的紅酒風並非偶然,心中總會竊喜精緻的紅酒總算不用非堅實多澀不可,也可以輕巧柔和,甚至如白酒般純粹乾淨。紅酒與白酒在釀造上最大的差異在於多了泡皮的程序,讓葡萄皮浸泡在發酵的葡萄汁中,用腳或手工進行踩皮,或者直接用...

  • 林裕森專欄〉脆脆的紅酒

    October 27, 2016

    波爾多紅酒的精華區上梅多克,有最多的釀酒名村和名莊,是一個經常釀成脆爽紅酒的產區。波爾多紅酒的精華區上梅多克,有最多的釀酒名村和名莊,是一個經常釀成脆爽紅酒的產區。(攝影者.林裕森)越來越常在葡萄酒試飲報告中讀到酒評家用脆爽來形容葡萄酒,但液體飲料如何是脆的呢?法文「Croquant」是用來形容有如...

  • 遺忘的滋味

    June 09, 2016

    當一個已完滿成就的釀酒師歸零從頭開始,會釀成什麼樣的滋味?蒂埃里‧傑曼(Thierry Germain)說: 「二○一三年,腦中腫瘤讓我失去記憶,在最嚴重時甚至不認得酒莊旁的路,也記不得以前是怎麼種植葡萄跟釀酒。」他是Domaine des Roches Neuves的莊主,全球最頂尖的卡本內弗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