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裕森Tag

  • 波爾多新酒品嘗週 不可說的4個秘密!

    May 03, 2018

    新酒品嘗週一年比一年熱鬧,波爾多列級酒莊聯盟(Union des Grands Crus de Bordeaux)主席博納(Olivier Bernard)在開幕晚會上宣布今年參與品嘗的人數再度打破去年紀錄。英國有著最久的新酒預購傳統和為數眾多的買家,前來波爾多品試的英國酒商向來人數最眾,但今年已經...

  • 波爾多二〇一七新酒 林裕森的品嘗報告

    May 03, 2018

    這是一個相當獨特,自有個性的奇特年份,看似多災難的天氣條件,讓每家城堡酒莊都有自己的二○一七年份故事,有些酒莊一如往常,但也有更多不得不順應自然,最後釀成專屬於二○一七年的風格。天氣形態的關鍵處在於霜害的影響。非常溫暖的初春,讓葡萄提早發芽,但四月中開始轉冷,在二十七、二十八日降到零下五度,數萬公頃...

  • 各有故事的年份

    April 12, 2018

    三月中試飲了八百餘款二○一六年的布根地葡萄酒,月底又回頭拜訪當地十多家酒莊,加上年前的桶邊試飲,品試的樣本已達千餘款之多。照理說,應足以為此經歷嚴重霜害、冰雹而產量銳減,葡萄農為艱辛的天候條件與霜黴病折磨不已的歉收之年下一個定論。但其實,這是一個充滿彩蛋與陷阱的奇妙年份,品試越多的結果卻可能越難一言...

  • 樸實的風土

    March 15, 2018

    二十年前,因為法國羅亞爾河城堡的寫作計畫,常拜訪香坡堡所在的索隆涅(Sologne)地區,但那時完全忽略了當地的葡萄酒業。那是個廣達五十萬公頃,覆蓋著大片森林、沼澤與水塘的肥沃平原,林木蓊鬱且經常飄著霧氣,是盛產飛禽野獸的狩獵天堂,但很難讓人相信是個精彩葡萄酒產區。近幾年三度到此拜訪酒莊,這看似邊緣...

  • 走鋼索的葡萄酒

    February 13, 2018

    氧氣是葡萄酒的敵人,常是造成變質或產生怪味的元凶;但氧氣同時也是葡萄酒之友,常可以讓酒的香氣更豐富多變,口感更柔和協調。只是這樣亦敵亦友的關係常常變化多端,難以預測,在許多因為過度氧化而釀造失敗的例子中,偶爾也會成就出意外的精彩珍釀。最近在布根地鄉間餐廳喝到的,產自Valette酒莊一九九八年的Po...

  • 脫魯的滋味

    January 18, 2018

    歲末年初之際,常會被問到新的潛力產區。一直在市場裡被當成簡單易飲,適合佐配生蠔的低價白酒密斯卡岱(Muscadet),是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名字,有可能成為更關注透明風土,所謂裸酒時代的完美產區。不過,提問的人卻誤以為是香氣非常高調的蜜思嘉葡萄(Muscat)。嗯!看來,這個現況有些慘澹,但卻充滿潛力的...

  • 因微弱而能成就偉大

    December 21, 2017

    夏多內(Chardonnay)是全世界最知名,種植範圍最為廣闊的白葡萄品種。但若要探究夏多內的特性,特別是其特有的香氣,其實大多跟釀造法有關。如源自木桶發酵與攪桶泡渣培養所形成的如香草、椰子仁、火藥、奶油、烤土司等香氣,或源自低溫發酵的鳳梨果香等,大多並無關本性。也許有時會有榲桲、黃蘋果與西洋梨的香...

  • 自由的代價

    November 23, 2017

    法國波爾多擁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酒商系統,所有頂尖波爾多葡萄酒,包括幾近全數的列級酒莊,全都是透過波爾多酒商之手,銷售到全球各地。在稱為Place de Bordeaux的波爾多葡萄酒市場中,酒莊透過仲介,將葡萄酒賣給酒商,各酒商之間也可以市場行情價彼此調貨,價格公開透明,而且隨著市場供需變化而波動。...

  • 全球最精彩加美紅酒產地,就在薄酒萊

    November 16, 2017

    在薄酒萊北部有一自中央山地延伸過來的火成岩山坡,滿布粉紅色花崗岩與貧瘠粗鬆的花崗岩砂,樹體強健、極為多產的加美受到制約,常能釀成更具個性、更耐久的紅酒,是全球最精彩的加美紅酒產地,也是薄酒萊最精華區域。10個最高等級的薄酒萊特級村莊就位於此,各自成為獨立的法定產區,每一個都自有風土特色,都是值得記憶...

  • 破解薄酒萊3迷思,看見行家心中的完美葡萄酒

    November 16, 2017

    探究葡萄酒的二十多年生涯中,薄酒萊(Beaujolais)讓我看見最多葡萄酒界一直誤用的迷思,也發現一處因誤解而得以存在的美酒天堂。最被熟知,也最被誤解的葡萄酒薄酒萊,是以加美(Gamay)葡萄釀成的紅酒。這個位在法國中部布根地南邊的產區,因生產趕在每年十一月第三個星期四就裝瓶上市的新酒而聞名,但高...

  • 德國式的分級難題

    October 26, 2017

    德國是葡萄酒世界中的偉大產國,有歷史悠久,精細劃分的葡萄園,釀造許許多多精彩多樣且充滿細微變化的葡萄酒。我的意思是,德國的葡萄酒業值得擁有一個像法國布根地產區一樣,看似複雜但卻非常合理,只要稍加研究就頗易理解的葡萄酒分級制度。但即使經過漫長的努力,德國距離這樣的分級制度還是相當遙遠,對於一個嚴肅認真...

  • 巴斯克新生命

    September 28, 2017

    西班牙和法國交界的巴斯克(Pay Basque),因詭奇的文字和人種,是個有些神秘的名字,甚至因巴斯克獨立運動曾帶著血腥與火藥味。介於波爾多和利奧哈(Rioja)兩個知名產區之間,是二十多年來許多葡萄酒旅程必經之地。除了路過,巴斯克也是葡萄酒鄉,像是如皮包骨般酸瘦的Txakoli白酒或利奧哈風格最高...

  • 完美的波爾多干白

    August 31, 2017

    流行的來去,雖常出乎意料,但更多時候卻是有跡可循。如現今熱銷到極點,顏色非常淺淡,風格同一,很不容易喝出差異的淡粉紅酒。與此相比,最為大眾所忽略,長期有著滯銷危機的,除了加烈酒,則應該是貴腐甜酒了。看來,高甜度正是現今葡萄酒世界裡的票房毒藥。但更慘的是,貴腐甜酒仰賴天候與極低產量,成本常多出數倍之多...

  • 少即是多

    August 03, 2017

    這不是個數學題或美感課題,而是一個釀酒師的釀造建議。不惜成本降低產量,選最好橡木桶,添購最先進設備,聘最知名釀酒顧問,或者租匹馬來耕田,努力做這做那,最後真的釀出更迷人的酒嗎?在我認識的諸多國際級釀酒顧問中,出身義大利托斯卡尼的亞伯特‧安托尼尼(Alberto Antonini)是最欣賞的一位。不只...

  • 遺珠之樂

    July 06, 2017

    不同風土之間的評價或有高低,但其實,酒的美味卻自有價值。在法國法定產區管理局(INAO)的技術官僚眼中,許多現下因氣候變遷而顯得特別珍貴的布根地葡萄園,卻可能是不符標準的次等園。例如:方位朝北日照時數較短的背陽坡,或者,高海拔、較為冷涼的山頂葡萄園,常在過於炎熱的年份裡釀出最均衡多酸的葡萄酒,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