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陳陸寬 小酒館個性老闆的台北記憶小酒館個性老闆的台北記憶

貓下去,是台北市一處變化多端的美食風景,永遠令人猜不到下一步。曾經拔掉訂位專線,換了招牌變成「淤青小館」,營業時間變到八點如今又改回了五點半,原本公休的週一也開始營業了。不過再怎麼變,小館子裡始終忙碌、擁擠,但卻維持一種酒酣耳熱的優雅。七年前老闆陳陸寬(阿寬)以快炒小館為概念創造了貓下去,拿掉西餐的繁文縟節要人吃得過癮。這種不做作的氣魄,不只吸引了城裡的靚女型男,許多文化界、企業界的大老,也把這裡當作痛快吃喝的小天地。

私藏1
鄉土掛海產店
吃獨門手路菜

貓下去,是台北市一處變化多端的美食風景,永遠令人猜不到下一步。曾經拔掉訂位專線,換了招牌變成「淤青小館」,營業時間變到八點如今又改回了五點半,原本公休的週一也開始營業了。不過再怎麼變,小館子裡始終忙碌、擁擠,但卻維持一種酒酣耳熱的優雅。七年前老闆陳陸寬(阿寬)以快炒小館為概念創造了貓下去,拿掉西餐的繁文縟節要人吃得過癮。這種不做作的氣魄,不只吸引了城裡的靚女型男,許多文化界、企業界的大老,也把這裡當作痛快吃喝的小天地。

陳陸寬雖年輕,卻有個老靈魂,和長輩們拚酒聊天特別投契。「好小子海鮮」就是相熟的大老闆帶他來的。

「這裡是全台北風景最好的海產店。」陳陸寬笑說。坐落在越晚越美麗的林森北路,我們當天坐在店外頭的圓桌,也是他口中的「搖滾區」,一入夜,腳蹬高跟鞋的短裙辣妹穿梭,美腿、霓虹與美食酒精交織成流動的夜色。「好小子」已開了三十年,是這區最老的海產店。老闆高忠峰過去是海霸王的主廚,每天依然親自上西寧市場、中央市場去批貨,因此在店裡常可有其他海產店吃不到的獨門好料。許多企業大老闆與日本人談生意,必定來這兒打牙祭。「鄉土掛的老闆們還是會帶很好的紅酒來這裡配他們的紅蟳粄條,感覺找到一種鄉愁。」陳陸寬被熟客帶來後,一吃就成主顧。

工作時間的關係,陳陸寬很少能在正常時間吃飯,要不空班時到古亭喝四神湯、吉林路吃豬內臟當下午茶。要不就是宵夜來這兒。「我下班已經半夜一、二點,不喜歡吃熟的東西,有時忽然想吃個新鮮生魚片、就到這裡。」無菜單,選好食材,老闆幫你料理,不僅是清蒸或清炒那麼簡單,常會發現老店才有的厲害作法,如滷九孔鮑魚,煙燻鱈魚,酥炸鰻魚筋,炸野生比目魚……等,連一夜干都自己做。「這種料理在台北已經不好找,雖然很台很Local,但算是我們餐館人下班後圖個痛快的小酌之家!」陳陸寬說。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