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Irancy,位於布根地最北方、鄰近夏布利的紅酒村,屬村莊級的法定產區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原真素顏

對大部分布根地紅酒的愛好者來說,Irancy都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因為太偏北了,即使對性喜寒冷氣候的黑皮諾來說,都還是一個過於寒涼的地方,僅有在像二○○九或二○○三這些炎熱的年份才能讓葡萄得以全然成熟,雖是村莊等級,但釀成的紅酒卻常顯酸瘦,是一個相當冷調的黑皮諾產區。向來偏愛帶有野生酸櫻桃香氣的黑皮諾紅酒,此獨特果香只有在像○四、○八和二○一三這些相當冷的年份才可能出現在金丘區(Cote d’Or)的紅酒中,但在Irancy卻是年年都有的招牌酒香。

對大部分布根地紅酒的愛好者來說,Irancy都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因為太偏北了,即使對性喜寒冷氣候的黑皮諾來說,都還是一個過於寒涼的地方,僅有在像二○○九或二○○三這些炎熱的年份才能讓葡萄得以全然成熟,雖是村莊等級,但釀成的紅酒卻常顯酸瘦,是一個相當冷調的黑皮諾產區。向來偏愛帶有野生酸櫻桃香氣的黑皮諾紅酒,此獨特果香只有在像○四、○八和二○一三這些相當冷的年份才可能出現在金丘區(Côte d’Or)的紅酒中,但在Irancy卻是年年都有的招牌酒香。

為了讓學生們認識這樣的布根地極北紅酒,特意在課堂上挑選一款由新銳微型酒商Vini Viti Vinci所釀製,產自Irancy村的單一園紅酒Les Ronces。這是一家專營布根地北區葡萄酒的自然派酒商。幾近無添加的方式所釀成的酒,雖無磅礡氣勢但卻清麗動人,因是酒體較弱的二○一三年份,酒精度僅及一一‧五%,帶著野櫻桃果核的香氣,喝來鮮美多汁,一不小心就會大口飲盡。除了讓人止不住口水的酸味,也有如蕾絲般脆弱卻精巧的質地。因釀造時無添加二氧化硫,若仔細分辨酒香,還有一些因氧化而產生的微微肉桂與丁香氣味。但下課的空檔,有一位學生用疑惑與不解的眼神前來詢問為何要挑選這瓶酒體單薄、有頗多缺點的紅酒。我望著她深黑蜷曲的假睫毛說,也許,我們都太習慣化妝之後才出門的女生了,但卻忘了不施脂粉才是真實的美貌。即使不是完美無瑕,但仍可美麗動人。

遇到二○一三這樣的年份,布根地的酒莊大多會加糖提高酒精度,依法可提升二%之多。這瓶只有一一‧五%的Irancy也許高瘦骨感一些,但也自有均衡,但若真的加糖發酵成一三‧五%,酒體變深厚了,或可能變得更美味,也更服膺主流的審美價值,但代價卻可能失去最珍貴的本真,而必須再畫上更濃的妝來掙得注意。在釀酒技術如此發達的今日,知其可為而不為,選擇用素顏來面對飲者,除了勇氣,也要有很大的智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