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南方吹來的涼風

有一點意外,三月的南隆河參訪旅程中,試喝到相當多精巧細緻的紅酒。其中,甚至有多款帶著北方產區才有的清新酸味與輕盈飄飛的酒體,有如陣陣自地中海吹來的清涼酒風。 雖兩年前來時,已嘗過不少這種新浪潮風味,但此回更是明顯全面。

有一點意外,三月的南隆河參訪旅程中,試喝到相當多精巧細緻的紅酒。其中,甚至有多款帶著北方產區才有的清新酸味與輕盈飄飛的酒體,有如陣陣自地中海吹來的清涼酒風。雖兩年前來時,已嘗過不少這種新浪潮風味,但此回更是明顯全面。

也許剛好遇上天氣特別冷涼的二○一三年份開始上市,也可能是美式口味主宰全球葡萄酒市場的時代真要結束了,即使以濃厚高酒精聞名的產地,也開始以適合佐餐的均衡酒風為目標。今年的南隆河之旅讓我數度懷疑,這裡真的是炎熱乾燥的法國地中海岸嗎? 唯一讓我感受到往日「熱情」的,是這回品嘗的五十多款教皇新城堡紅、白酒,大多濃縮甜潤,全然的南方陽光滋味,伴隨勇猛有力的豪邁架構,現下喝來反顯經典老氣了。

還好有Raymond Usseglio和Domaine Janasse,二○一三年份釀出特別多酸均衡的鮮味,頗有新意。只要往東邊到靠近山邊的Gigondas村,就越常出現帶著爽脆咬感,有清新酸味的紅酒。這裡有海拔高一些的葡萄園,有更多的石灰岩土壤,夜間冷涼的山風加大了日夜溫差,不同於多鵝卵石地的平原區,較少見到顯得疲倦無生氣的甜熟型紅酒。Ch. St. Cosme酒莊是最完美的典範,特別是La Poste園紅酒,展現Gigondas村最細膩精緻的一面。

而Domaine Pierre Amadieu酒莊產自高海拔山區的Pas de L’Aigle紅酒,則神奇的將高雅與硬挺結合在一起。 南隆河東北角落的Vinsobres村,清涼感的酒風更是明顯,如Domaine la Roquette酒莊產自四百五十公尺山區的Les Muses紅酒,不只酸味佳,也有彈牙卻細膩的單寧質地。即使是南隆河最知名的菁英酒商Famille Perrin,也在冷涼的村子東邊購置許多葡萄園,其以九十多年老樹園釀成的Les Hauts de Julien紅酒,有如頂級黑皮諾般的絲滑質地,美味迷人的程度,遠遠超過同家族要價兩倍以上,產自教皇新城堡的Ch. Beaucastel紅酒,以及十倍以上的Hommage à Jacques Perrin。當涼風吹進葡萄酒的世界,新的價值也許也將跟著轉化重置。

小檔案_南隆河產區(Côtes du Rhône Méridionales)

隆河產區分南、北兩區:北隆河氣候涼爽,主產均衡多酸的單一品種紅酒與白酒;南隆河氣候乾熱,主產混合格納希(Grenache)、希哈(Syrah)和慕維得爾(Mourvèdre)等品種釀成的濃厚型紅酒,酒精度高,酸味較低。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