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冰水三沖 和風養生麵

海苔絲冷麵

2010/08/12

LINE分享 FB分享

傳統日式涼麵就是蕎麥麵配上醬油沾汁,簡單清爽,萬年不敗。但這道看似簡單的麵,許多不道地的日本料理店或因技術不到位、或因成本的考量,做的拖泥又帶水,完全失去了涼麵的俐落。

「蕎麥麵做的時間不能拖太久,因為以日語來說,『不然麵會感冒!』」說這話的是「長壽三好庵」店主葉錫榮。他是曾在日本東京拉麵店工作十餘年的華僑師傅,三年前回台向前店主角古三好頂下這家店,延續日式蕎麥麵的正統。

他解釋,「蕎麥的特色就是要現做、現煮、現吃。」蕎麥麵粉吸水之後,要趕緊做麵,從麵粉加水到切成麵條,整個過程不能超過三十分鐘。我看著師傅俐落的壓麵團,將一球兩公斤麵粉揉出來的麵團平平順順往四邊按壓,要壓成一張只有兩釐米厚度的方型麵皮,這段時程僅花了十分鐘。

現做,不然蕎麥容易乾,麵條容易斷。現煮,中午賣的麵早上做,晚上賣的麵下午做,因為蕎麥含量高的麵不能冷凍,冷凍後再拿來煮,也會容易斷掉。現吃,麵條起鍋上桌後的五到十分鐘內吃完,口感最好。蕎麥麵的節奏,很符合現代人的生活步調:快、快、快,再快一點。麵條細,煮麵只要一分鐘,水要多,水滾下麵,麵條在水裡游兩下就起鍋。接著用事先冰涼的開水沖三次,洗掉麵糊就可上桌。

我挾麵沾醬入口,「哇!好冰!」蕎麥與小麥八比二的比例,讓麵條兼具香氣與彈性,在嘴裡咀嚼出硬中帶Q、而且沙沙的口感。以昆布柴魚高湯調入醬油與味醂的沾汁,預先冰鎮過,有醬油香又帶點甜味,清淡爽口,兩者搭一起,入喉時有種夏天跳進冷水池的清涼。

看著我發出滿足讚嘆聲,在一旁服務的劉寬琳說,店裡約有三、四成日本客,他們了解蕎麥麵特性,會很快吃完。台灣人常邊吃邊聊天,蕎麥麵放久會黏、爛,客人就剩著,「老闆看了都很心疼。」

{DS}

跟著麵一同上桌的小壺裡,裝著方才煮麵的湯。日本人會在吃完麵後,將麵湯倒進剩餘的沾汁裡,咕嚕咕嚕喝掉,蕎麥的營養一點一滴都不浪費。麵湯另一個使用方法很特別。店裡有賣蕎麥做的酒,酒精濃度較清酒高,約二五%,可加冰塊或加水喝,或是日本人會把麵湯倒進去,當燒酒喝。

除了涼麵配冷汁,炸櫻花蝦蔬菜冷麵配熱汁也是獨特的吃法。櫻花蝦和刨絲的蘿蔔、洋蔥、牛蒡、豌豆等蔬菜以天婦羅麵糊包裹在一起,油炸到酥酥脆脆後,咚一聲丟進熱好的醬油沾汁裡。我瞪大眼睛問,「這樣不就不酥了嗎?」劉寬琳解釋,櫻花蝦泡在沾汁裡,為清淡的醬汁添加油蔥香,日本人就是習慣這樣吃。而台灣人怕蔬菜炸不酥,要求另外裝盤,但蔬菜炸單吃到最後難免較油膩。我嘗了一口,醬汁多了油香,跟冷醬風味完全不同。而冷麵條沾熱醬變成溫的,有種吃醬油拉麵的感覺,卻沒有夏天吃湯麵的爆汗燥熱。

蕎麵涼麵除了不油膩,蕎麥本身的營養價值也很高。《本草綱目》記載,蕎麥性屬「甘味降氣、寬腸沉積、泄痢帶濁」,是漢藥材之一。蕎麥還含有芸香素,可防治毛細血管脆弱性出血。在炎炎夏日來碗蕎麥麵,除了清爽、解熱,還能養生「清血」,讓我忍不住吸吸簌簌,學日本人一口氣連吸了好幾口分量的麵。好像吞下之後,健康也能如此順暢在我的血液裡流動。

alive檢:堅守品質的小店,日式蕎麥麵果真地道。

服務:服務生劉小姐會親切的提醒「麵要快吃才好吃」
環境:衛生一般,店面較小,有日式小麵店的溫馨氣氛
價位:麵類單價持平,中午價格較晚上便宜
用途:中午用餐,或跟朋友小聚喝兩杯
交通:距台北捷運「南京東路站」步行5分鐘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