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大學好餐廳

關於學校餐廳,還停留在油膩膩、鹹煞人的不舒服印象嗎?這兒可有四家大學食肆,品質絕不輸校外餐廳。有些甚至單憑獨門「液體」──咖啡或酒等等,即能讓老饕專程朝聖,無論它在山巔或海邊。
大學餐廳比起一般街市餐廳的先天優勢是:外可借特大的校園風光為其天然造景,內可擁奢侈的校舍空間,輕鬆營造開闊氣氛。加上這些有能耐打造優質餐廳的大學,其他藝文、生態環境也容易在水準以上,讓人在品嘗美食之外還能順遊美景,贈品則是──青春氣息。本刊很榮幸能邀請到高雄中山大學榮休教授、詩人余光中,專程導覽他最有感覺的詩意校園角落。就讓這一回書香、料理香皆滿滿的大學之旅,從熱情的南台灣開始吧。

遊中山》海天一線 落日聽濤

問我為何住在西子灣頭 只因滄海是我的鄰居

吞吐潮汐 以海為師

樂山樂水 智仁兼備

發揚壽山的朝氣 珍重西子的晚霞

唯你的視線無限 能超越水平線的有限

這世界待你向前推動 像鉛筆旋轉在你手中

──余光中,獨立短詩六句(分印於中山大學紀念鉛筆)

提起高雄市中山大學,馬上聯想到的不只它是全台極少數有海景的校園,還有詩人余光中。24年前他從香港回到中山任教,余光中自此讓藝文的春天從高雄出發;而校旁「西子灣的山精海靈給我的天啟,至少引出了二十四、五首詩。」余光中說。詩人與美景相互輝映,不但中山大學有著以余光中親題詩句為主題的紀念品,連中山的薪俸袋上都印有余光中的詩作!因此,當我們邀請詩人分享中山大學與西子灣的特色景致時,他既開心又得意的以他的余式語法說:「西子灣充滿了我的腳跡與指紋,可以說沒有人比我更西灣啦!」

目前是中山大學外文系榮休教授的余光中,即使已於一九九九年退休,「但是還賴在這兒不走。」他開玩笑的說,就是因為這近山面海的難得環境。他說,西子灣最動人的景象就是落日,因為看日出或日落最好的背景就是海天交接的水平線。尤其天氣晴朗時,看著紅通通的夕陽從眼前一寸寸下去,接著滿天錦霞出現。我們凡人只能以「美極了」來形容,詩人的創意則是:「幾隻貨櫃船出港去追趕落日 在快要追上的一刻──甲板都幾乎起火了 卻讓那大火球水遁而去」。(節自「西子灣的黃昏」)

而西子灣最壯觀的時刻,則是颱風來襲、海風強大之時。余光中說,這種時候浪潮打在旗后燈塔與長堤燈塔上,氣勢逼人。「然而如今天空是寂寞的。」余光中說。高鐵開通使得從台北來的飛機班次銳減,同時大陸港口崛起也讓貨櫃輪數量大不如前;不過話鋒一轉,他指著海上船隻出了「考題」:「你們知道為何船頭都朝同一個方向?」咦?這個嘛……,「因為錨都在船頭處落下,因此船停下來被錨拉著、所有船頭一定都頂著風。」原來詩人的觀察不僅限於山光水色,還有更多細微考究。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