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食在彰化

彰化人自己眼中彰化之美為何?本文特邀道地彰化田尾人、電影「父後七日」導演之一與同名文集作者劉梓潔執筆。由她揭開覆在彰化上的「描圖紙」之後,最動人的將不只美食之香……。

每次,在台北講彰化或聽見別人講彰化,我都有種小時候美勞課拿半透明描圖紙映在風景名畫上的感覺。這張描圖紙,也可能是離開家鄉到城市生活十五、六年的隔閡。

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是看到美食節目介紹彰化名產「寶珍香」桂圓蛋糕時。我看著電視裡員工戴丟棄式抗菌手套與浴帽,一點都與印象中僅一對老夫婦看店的小小餅店聯想不起來。直至畫面裡巨型烤箱打開,排得整整齊齊的杯子狀的小蛋糕冒著煙,描圖紙彷彿被拿開,桂圓香氣瀰漫開來。

寶珍香與我家分別在彰化北邊與南邊,車程要三十分鐘,媽媽和阿姨們常輪流去買,一次買回幾十個分送親友。有次小表妹學校有活動,阿姨一次要買一兩百個,打電話去:「我們也買過好多次了,這次數量這麼多,能不能幫我們送來呢?」那天傍晚,寶珍香的老先生騎著摩托車,從彰化市騎到田尾(約三十公里),後座綑著比人高的貨架。阿姨看了反倒不忍心,連忙說不好意思。

而這,其實就是我極珍視的彰化之美,人情淳厚溫良。又如北斗肉圓,這是離我家(田尾)最近的名小吃,我們從小吃到大。北斗肉圓在媽祖宮周邊有不下二十家,都叫北斗肉圓,唯一區分的是圓圈裡的老闆名字,代表正字標記。有趣的是,光我們一家人,就各有所好。阿公喜歡「肉圓火」,大伯喜歡「肉圓儀」,我和大部分親友則喜歡「肉圓瑞」,問原因,我們只會說:「呷起來就是不同款!」肉圓瑞的哥哥叫肉圓生,是眾肉圓攤中最有商業眼光的,搬到明淨敞亮的三角窗店面,與連鎖咖啡館結合變成複合式餐飲店,果然吸引觀光客大排長龍,但套句我媽的話:「變作安呢我們就呷不慣習了。」

家鄉終會與時俱進,它會變成美食部落格裡的試吃開箱文,它會變成石化工業的環評案。於是每次我回到家鄉拿去「描圖紙」時,只要看到鄉人務實篤定的生活態度,真誠良善的笑容,或是看到一個卸除武裝的自己時,都會覺得,身為彰化人,真好。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