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貴腐與生蠔

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用細膩繁瑣的描述記錄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法國上流社會生活。在那個年代,晚餐常以索甸貴腐甜酒搭配貝隆生蠔開場。

但百年後的今日,葡萄酒書裡寫的,專業學校教的,幾乎都建議挑選不帶甜味,酒體輕巧,有爽口酸味的白酒和香檳。你可以試著問問認識的葡萄酒行家或是專業的侍酒師:「索甸可以配生蠔嗎?」答案除了全然否定,應該也會有人覺得這樣配是焚琴煮鶴般的野蠻行為。

曾經,我也懷疑這是當年法國上流圈子的壞品味,習慣把昂貴的東西加在一起以增添貴氣。但其實,只要稍稍忘記成見,親自嘗試幾回,你會發現即使政治人物的自傳都比許多想法刻板的餐酒搭配書籍更值得信賴。

當然,索甸並非只能配生蠔,但那確實是相當值得的體驗,一種由海水碘味與杏桃果乾,溜滑爽脆與甜潤脂腴所激盪成的,極為生動的味覺經驗。

在今年採收季後拜訪Chateau La Rame酒莊,是Sainte Croix du Mont村內的第一名酒莊,雖是法國萬聖節假日,但莊主Yves Armand仍相約一起垂直品嘗酒莊最招牌,僅在最佳年分才釀製的Reserve du Chateau。

自一九六六年以來,他已經釀造了近半世紀的貴腐甜酒,莊務雖已逐漸交接給下一代,但到訪時他仍親自照護著發酵中的葡萄汁。發酵是不等人的,在傍晚之前,有一個酒槽要馬上中止酒精發酵。

在喝到極為甜潤卻又精巧優雅的二○○七年分時,他像是吐露心中秘密般,帶一點感慨,也有幾分得意的說:「我就是最愛在星期日中午,用這樣的貴腐甜酒,自己一個人 配一打生蠔。不管別人怎麼想,我覺得美妙極了!」

也許,他的家人也不能跟他一起分享這般獨特,卻幾乎完全被遺忘的老傳統滋味。其實,我也很希望能來一盤更多碘味與礦石,咬感更爽脆的貝隆生蠔。在這假日的午後,貴腐與生蠔成了我們心中共同的秘密。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