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充滿荷式幽默的旅店

晚上六點到早上十一點,這兒便成了我的專屬旅店、一個人入座的咖啡館、一個人獨霸的meeting room、一個人享用的花園、藝術展場⋯⋯,不過是一幢三層樓的老房子,卻藏有太多誘惑,讓人一不小心就墮入那充滿魔幻寫實的世界中流連忘返,夢想著要把那些燈具、桌椅和抽屜,通通不顧一切搬回香港去蒐藏。興匆匆打開荷包,最後一絲理智才敲醒我:別鬧了!就憑你那三百多平方呎的迷你家?

Droog Design已是現代荷蘭設計的代名詞,這個以再使用、冷諷、直覺的簡單(Simplicity)、熟悉的陌生(Familiar-not so familiar)、開放式設計、低科技等創作精神擄獲人心的品牌,用它獨特、不按常理出牌之荷式「嚴肅幽默感」和環保精神,企圖打破現代都市繁悶生活的乾燥,卻也不脫離理性實用的生活軌道。

二○一二年底,Droog Design將位於阿姆斯特丹市區的一棟十七世紀庭園式老建築,改造成生活概念店兼僅有一個房間的Hotel Droog,其一、二樓是開放的商業空間,而三樓penthouse便是一整層住房。外表雖和周遭社區無異,這幢房子卻曾是荷蘭紡織工會所在的住宅,更是十七世紀荷蘭畫家林布蘭特的《紡織工會的理事們》(The Syndics of the Clothmakers Guild)之繪畫場景。新設計配上老歷史,要合作融洽也需要高明的品味。而能不能訂到那獨一無二的旅館房間,就看你有多少好運可以揮霍。

Hotel Droog可以說是個新極簡主義微型旅館(Micro-Hotel),入住裡頭,便可以慢慢玩耍那些可以隨易擺放在各處的燈泡、坐上回收舊衣綑綁成的Rag Chair發呆、將護照藏進那沒有一個抽屜相同的拼貼櫥櫃中(Tejo Remy Chest Of Drawers)、把襯衫掛上會發光的衣架,閒暇就下樓逛逛藝廊展覽、細細瀏覽前衛設計師品牌產品和服飾……,感受全新的住宿經驗和出人意表的複合功能。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