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雪莉酒 (Sherry)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曾祖母喝的酒

在我還在法國當學生的年代,雪莉酒(Sherry)已經是銀髮族才會想喝的舊時葡萄酒了,常跟蜜思嘉甜酒、Tawny波特酒一起,擠在老式大戶人家的開胃酒推車裡,如果不是在餐前有上了年紀的長輩喝個一小杯,除了做菜或調雞尾酒,只剩一些老奶奶偶爾會在睡覺前喝一杯吧!算算時間,這些還習慣喝雪莉的世代,現在應該已經都成了曾祖父母了。

也許正因為真的過時太久,或者大多數成年人的曾祖母已不在了,產自西班牙的雪莉酒,對新一代的葡萄酒愛好者們,卻反而可以開始顯出因老派而生的新潮感。限量珍藏的單桶雪莉已經俱備頂級紅酒的身價,甚至也開始出現在一些國際都會區的時髦酒吧。但市場上仍有無數品質卓越的珍貴雪莉,都只能賣出極平實、甚至於有些低賤的價格,很難想像在一世紀前,雪莉和香檳價格相當,是當時最昂價頂級的開胃飲料。

上週末在西班牙葡萄酒的最後一堂課上,挑選了雪莉名廠Lustau所生產、平均超過十二年木桶培養的Escuadrilla讓學生試飲。這是一款屬於Amontillado類型的不甜雪莉,其獨特之處,在於先經數年有酵母漂浮酒面保護的奇特培養後,再經多年的氧化式培養。口味特甘、質地精巧,但又有極其多變的陳酒香氣,是所有經木桶氧化培養的加烈白酒中最為精緻的一種。酒標上雖聲稱是稀有的陳年Rare Amontillado,但其實在台灣每瓶只賣千元出頭。

時間,常常是葡萄酒最珍貴的材料。特別是可以禁得起漫長培養的加烈酒,木桶中培養的時間越長,酒的豐富性就越高,但每年會蒸發損耗三~五%的酒。雪莉酒業的不景氣,已經延續了數十年,銷量日減,陳放桶中的時日也跟著變長,使得今日的雪莉酒品質可能是有史以來的最高峰,但價格卻又最低迷。

Lustau另一款最平價的Amontillado稱為Los Arcos,雖是最年輕,其實也歷經平均十年培養,不僅風味典型,甚至堪稱精緻佳釀,花一張台中──台北單程高鐵票的錢就足以買到一瓶十年的光陰滋味。這何嘗不是另一種的雪莉美好年代。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