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留戀,台灣香

初次聽到「台灣香」這詞,是在多年前一次有關台灣紅茶的研討會上。所謂「台灣香」,是指紅茶因在地環境、地質、氣候所形成的特殊香氣。一般用來形容台灣原生山茶樹與緬甸大葉種雜交生成的台茶18號紅玉所擁有的特質。

但我認為不只台茶18號,魚池鄉日月潭一帶與整個南投,甚至北至木柵、南到嘉義,迄東之宜蘭、花蓮、台東的紅茶,茶種茶款則從日治時期引進的阿薩姆紅茶、最有人氣的蜜香紅茶,以及後起之秀的阿里山紅茶、金萱紅茶、紅烏龍、台茶21號紅韻、木柵韻紅等,都可隱然捕捉到這股熟悉的「台灣香」。

雖彼此間茶氣、茶味、茶質或有不同,然細品慢味,總會徐徐嗅聞到些許似玫瑰、似肉桂、似薄荷,既醇雅又活潑奔放的氣息。這是,風土的魅力。早從多年前踏上世界各地食材追尋之路,這始終是讓我最驚異好奇的部分:跨越品種、類型、製法,是自然與人優美交會的明證,透過食物的香氣滋味悠悠展現。

不獨紅茶。近年我在許多領域,特別是和紅茶一樣遠渡重洋、最終在此落地生根的飲品裡,更深刻感受「台灣香」的無所不在。比方威士忌,不管是國際間獲獎連連的金車Kavalan,抑或甫問世便一鳴驚人的南投酒廠,台灣終於擁有了在地血統的單一麥芽威士忌。與蘇格蘭、日本等產國不同,陳放僅三數年便豐潤豐厚、直逼溫帶地區十年、十二年歲,頗令人咋舌。

還有咖啡。隨著台灣咖啡品飲品鑑風氣逐年揚升,本土種植的咖啡豆也漸漸嶄頭露角。有趣的是陸續嘗過阿里山、南投與台東、台南各地作品,雖不似一般亞洲豆駁雜,質性仍比非洲、南美洲系更紛繁些,常見如甘藷、甘蔗等熟稔親切香氣以及熱帶水果芬芳,好箇「台灣香」,著實留戀。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