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一堂豆腐課 換一片黃豆田重新啟動台灣雜糧復種

這天,樹合苑顯得熱鬧非凡,原來是豆腐班的「祖師爺」—— 豆之味創辦人黃學緯要親自示範教學。

他手持平杓,反覆輕刮鍋底,避免豆漿在煮沸過程中,因沾黏而產生焦味。達到沖豆花的溫度後,旋即另取一鍋,加入適當比例的水和鹽滷輕輕搖勻,再將煮沸的豆漿快速沖入,蓋上鍋蓋。十分鐘後將凝結的豆花搗散,倒入豆腐模中,加蓋並覆上重物,二十分鐘後,熱騰騰、豆香滿溢的豆腐即大功告成,圍觀的夥伴個個食指大動,吃得滿嘴生香。

這是樹合苑常見的景象之一。除了做豆腐課,還有咖啡教學、豆腐乳製作、手工炒茶等,「這些課程都只是手段,不是目的。」陳孟凱說,大夥一起動手做,是體驗生活的一部分,同時也能凝聚「社群力」。

二十年前,擔任有機認證員的黃學緯,在一次日本有機農業的參訪中,發現日本的老農夫在即將從事有機耕作的田裡種滿黃豆,利用黃豆固氮的功能蓄養地力,不僅讓土地得到滋養,而且成本低廉又天然,還有產能。回台後他興匆匆的四處推廣,卻被農民狠狠的澆了桶冷水,「費工、成本高,根本打不過進口的便宜基改豆,誰還要種?」反觀同樣有著悠久食用黃豆文化的鄰國,中國的食用豆都是國產的非基改豆;日本則只用食品級黃豆,「根據衛生署統計,台灣每年進口二百三十萬公噸黃豆,其中九成是基因改造黃豆。」黃學緯說。

消費者沒有警覺、農人不願意復耕,四處碰壁的黃學緯卻沒放棄,他辭了工作,四處拜師學做豆腐,創設有機豆腐專賣店。「如果我是豆腐的生產者,那就可以創造需求,讓農人願意種豆。」有一次,黃學緯與陳孟凱聊起本土黃豆的復耕夢,竟與合樸運用「社群力」解決小農困境的理念不謀而合,「合樸的豆腐課,目的不在於教做豆腐,而是透過這件事聚集一群人,形成支撐台灣黃豆復種的力量,同時也提供創業的系統性訓練。」因此,在課程設計上,採理論與實務並進,從認識基改作物、有機種植對環境的保育,到經營實務,讓有心創業的學員,能一起投入有機產業。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