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吧台的靈魂 是懂妳的調酒師

    April 23, 2015

    Bar Alchemy 世界調酒冠軍藏身神秘酒吧在信義商圈這個台北夜店的一級戰場,我們走進摩登時髦的酒吧餐廳Marquee,但這兒不是目的地。一個鐵門後拾級而上,Take Five悠揚樂聲飄來,復古英倫風的裝潢,來到二樓的酒吧Alchemy(煉金術),時光彷彿往後退了七十年。一九二○年美國的禁酒令時...

  • 一道下酒菜 昇華調酒魅力

    April 23, 2015

    Mume 新星主廚的雞尾酒大冒險認識林蓉(Amber)就知道,她有用不完的活力。有她在的場合絕不無聊,還沒進門,大嗓門已先Say Hi!愛吃愛喝也愛煮的她,拉著我來到最近美食圈紅翻的餐廳Mume,「通常餐廳附設的酒吧,很少有讓我覺得是認真的,但他們家不僅是料理是用當季食材,就連調酒都是!」Mume酒...

  • 南方吹來的涼風

    April 16, 2015

    有一點意外,三月的南隆河參訪旅程中,試喝到相當多精巧細緻的紅酒。其中,甚至有多款帶著北方產區才有的清新酸味與輕盈飄飛的酒體,有如陣陣自地中海吹來的清涼酒風。雖兩年前來時,已嘗過不少這種新浪潮風味,但此回更是明顯全面。 也許剛好遇上天氣特別冷涼的二○一三年份開始上市,也可能是美式口味主宰全球葡萄酒市場...

  • 留戀,台灣香

    April 02, 2015

    初次聽到「台灣香」這詞,是在多年前一次有關台灣紅茶的研討會上。所謂「台灣香」,是指紅茶因在地環境、地質、氣候所形成的特殊香氣。一般用來形容台灣原生山茶樹與緬甸大葉種雜交生成的台茶18號紅玉所擁有的特質。但我認為不只台茶18號,魚池鄉日月潭一帶與整個南投,甚至北至木柵、南到嘉義,迄東之宜蘭、花蓮、台東...

  • 全球二十種生啤一次嘗鮮

    April 02, 2015

    台北東區巷內,開了間新形態的生啤酒吧,有著很文氣的名字「啜飲室」。撤掉多數椅子和牆上大電視,掛上本土藝術家的作品;明亮的空間沒有多餘裝潢,小巧的白蘭地杯要你品飲而非爛醉。最讓人興奮的,是在吧台後一字排開亮晃晃的生啤拉把,把台灣、美國、日本、德國、蘇格蘭等二十種精釀生啤一網打盡。美國長大的吳祖倫、林漢...

  • 放任與精心

    April 02, 2015

    羅第丘的新銳釀酒師Stéphane Ogier雖然比較晚近才成名,但他所釀造的羅第丘紅酒,卻為這個聞名全球的希哈紅酒產區開創了新的格局。由他所詮釋的羅第丘紅酒,有輕盈的酒體和爽脆彈牙的咬感質地,果味乾淨純粹,喝起來清新有活力,全然自成一格。雖品嘗過多回,但此次卻是首度造訪。 S...

  • 大聯盟的滋味

    March 19, 2015

    釀酒師Jos Manuel Ortega,是一個從金融業轉職成功的典範。這是有數據可以佐證的。二○○○年創立,現已於阿根廷、智利和西班牙開設三家酒莊,自擁的二百八十六公頃葡萄園,成為年產一百五十萬瓶的菁英廠。美國媒體對其評價也頗高,幾款與集團同名的頂級酒 O’Fournier,...

  • 流淌的清泉之味

    March 05, 2015

    查雷樓(Xarel-lo) 西班牙東北部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是全歐洲最具創意的葡萄酒鄉,特別是位在巴塞隆納市南邊的佩內德斯(Penedes),酒種與酒風的多樣性相當驚人,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稀奇,全球無他處可與之相比。然而,創意與經典卻常相背反,佩內德斯除了可口易飲的Cava氣泡酒,也生產許多釀製極佳的...

  • 賤名翻身

    February 05, 2015

    名字長又難念的Bourgogne Grand Ordinaire,是法國布根地產區內等級最低的葡萄酒,常簡寫成BGO,翻成中文有「極平凡的布根地酒」之意,直白的表明了低賤的出身,也是當地最低價的葡萄酒。 在布根地,每片葡萄園都會被清楚的分成四個等級,BGO大多來自條件最差、等級最低的葡萄園,而且還可...

  • 歐洲足球先生變賽馬專家

    January 29, 2015

    近幾年來,烈酒市場(蒸餾酒類)一直都是威士忌和伏特加稱霸天下,兩者占了超過五成的市場,也因此讓威士忌這樣淵源已久的產業,競爭更加白熱化。限量、高年份酒款紛紛問世,就連品牌代言人之爭也延燒到足球明星身上。曾同樣於英國效力職業足球隊的大衛.貝克漢(David Beckham)與麥可.歐文(Michael...

  • 畸形與奇葩

    January 22, 2015

    有些刻意釀造的葡萄酒,因過度濃縮,酒風顯得誇張失衡,有一專門形容詞稱它為「怪獸酒」。這些酒大多是極力降低葡萄產量,過熟晚摘,且竭盡所能的萃取,再以全新重焙木桶培養而成的。這種什麼都太超過的酒確實曾流行一時,但因只求極度濃厚,少了優雅與均衡,只適合淺嘗一口,不是很耐喝,也因此近來已不如往日受歡迎。但若...

  • 超涼感希哈

    January 08, 2015

    黑皮諾(Pinot Noir)的流行,讓全世界的葡萄酒地圖多出了許多冷涼的名產區,也間接的,讓一些偏好溫暖環境的葡萄品種,有機會被種到原本被認為太冷,不適合種植葡萄的地方。有一點類似兩千多年前羅馬帝國的北擴,為了滿足羅馬軍團嗜好葡萄酒的習慣,將偏好地中海乾熱氣候的葡萄,就地種到寒冷的歐洲北部,意外造...

  • 曾祖母喝的酒

    December 25, 2014

    在我還在法國當學生的年代,雪莉酒(Sherry)已經是銀髮族才會想喝的舊時葡萄酒了,常跟蜜思嘉甜酒、Tawny波特酒一起,擠在老式大戶人家的開胃酒推車裡,如果不是在餐前有上了年紀的長輩喝個一小杯,除了做菜或調雞尾酒,只剩一些老奶奶偶爾會在睡覺前喝一杯吧!算算時間,這些還習慣喝雪莉的世代,現在應該已經...

  • 用熱紅酒在歐洲過冬

    December 18, 2014

    無論是德國的耶誕紅酒(Gluhwein)、香料酒(Mulled Wine),或者是法文的熱紅酒(Vin Chaud),只是名稱不同,都指同一種歐洲人冬季常喝的飲品——加入各式香料、水果的加熱紅酒。有一說,加入香料的熱紅酒可追溯至古羅馬時期,當時的美食家阿皮基烏斯所寫的《論烹飪》就有記載這種果香和香料...

  • 納帕各表

    December 11, 2014

    有好一陣子了,二○一一年加州納帕谷的頂級卡本內── 蘇維濃紅酒,經過二、三年的熟成後,紛紛上市。說這是近十多年來天候條件最差的年份,應該不會有人反對,甚至有人覺得只有一九七二年的淒慘度足與相比。特別是擠在二○一○年和二○一二年,兩個超級成功的世紀年份之間,更顯得二○一一年像是納帕谷紅酒的凶災之年。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