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Saumur-Champigny,法國羅亞爾河中部的知名紅酒產區,與Chinon與Bourgueil齊名。(攝影者:林裕森)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遺忘的滋味

當一個已完滿成就的釀酒師歸零從頭開始,會釀成什麼樣的滋味?蒂埃里‧傑曼(Thierry Germain)說: 「二○一三年,腦中腫瘤讓我失去記憶,在最嚴重時甚至不認得酒莊旁的路,也記不得以前是怎麼種植葡萄跟釀酒。」他是Domaine des Roches Neuves的莊主,全球最頂尖的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紅酒釀造者。因為遺忘二十年來慣用的技法,蒂埃里說他改而用心、用脾胃、用身體的感應釀製。二○一三年雖是天候條件非常艱困的年份,很多酒莊放棄生產頂級酒款,但他卻意外釀成了生涯中最精彩傑出、也可能是最具生命力的葡萄酒。
當一個已完滿成就的釀酒師歸零從頭開始,會釀成什麼樣的滋味?蒂埃里‧傑曼(Thierry Germain)說: 「二○一三年,腦中腫瘤讓我失去記憶,在最嚴重時甚至不認得酒莊旁的路,也記不得以前是怎麼種植葡萄跟釀酒。」他是Domaine des Roches Neuves的莊主,全球最頂尖的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紅酒釀造者。因為遺忘二十年來慣用的技法,蒂埃里說他改而用心、用脾胃、用身體的感應釀製。二○一三年雖是天候條件非常艱困的年份,很多酒莊放棄生產頂級酒款,但他卻意外釀成了生涯中最精彩傑出、也可能是最具生命力的葡萄酒。

習以為常,進而視而不見,是人之常情,蒂埃里說看見眼前所發生的真實,有時,反而是最難的。但在酒莊所在的羅亞爾河產區,不只寒冷潮濕,每年的天候環境都很不一樣,有時甚至相反極端,特別是釀造卡本內弗朗紅酒,葡萄的成熟度常在剃刀邊緣上徘徊,精緻精巧與酸瘦粗獷僅只是一線之隔。我想,每年都能放下過去重新面對,也許,正是最完美的方法。

和蒂埃里一起試了二十餘款二○一三與二○一四以及培養中的二○一五年份,每一款都仿如一面通透的鏡子,因為直顯自然而有非常優美、充滿生命力的紋理質地。因為都自有個性,實在很難分出偏好與優劣,即使是最平價的二○一五年Domaine,都跟最頂級的酒,如百年老樹釀成的Mémoire或原根種植的Franc de Pied,一樣精緻迷人,酒中仿如留著許多自然天成的巧妙空間,讓飲者得以安靜的用味蕾慢慢品賞酒中的美麗細節。

我原以為只有少數的黑皮諾紅酒可以有這樣的迷人質地,但蒂埃里在失憶之後所釀成的酒卻讓我發現在羅亞爾河的Saumur-Champigny,卡本內弗朗也能達到這樣的境地。失憶是痛苦的,靠著藥物的治療與酒莊的夥伴,蒂埃里慢慢找回過往的記憶,但重新釀成的酒裡可以看出這已是可以受用一生的珍貴經歷。
(本專欄每四週刊登一次)

小檔案_林裕森

法國巴黎第十大學葡萄酒經濟與管理碩士、法國葡萄酒大學侍酒師文憑。美酒佳餚專業作家,被譽為華人世界最好的葡萄酒作者。


小檔案_Saumur-Champigny

法國羅亞爾河中部的知名紅酒產區,與Chinon與Bourgueil齊名。位在河南岸的石灰岩區,多石灰質黏土,非常適合卡本內弗朗,常可釀製成中等濃度的細緻紅酒。區內的Clos Rougeard是法國最偉大的酒莊之一。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