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依條件搜尋旅遊行程

時間

{{ showTime }}

{{ !toggleTime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時間

地區

{{ showSite }}

{{ !toggleSite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地區

主題

{{ showSubject }}

{{ !toggleSubject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主題

條件相符的旅遊行程

    開瓶之前 /

    Tag

    被遺忘的琥珀色寶藏

    March 16, 2017

    在眾多的葡萄酒種中,現下最冷僻的,是加烈酒與甜白酒。雖仍有媒體和酒評家的關注,但在甜味與高酒精常被妖魔化的年代,即使價格低廉也難逃愛好者日減的命運。即使熱門如波爾多,當地最頂級,釀造成本最高的貴腐甜酒Sauternes產區也經歷了長年的滯銷與虧損。許多偉大的一級名堡如Ch. Guiraud或Ch. ...

    古園混調

    February 16, 2017

    混調多種,如波爾多?還是單一品種釀造,如布根地?是葡萄酒世界裡的經典課題。在歐洲,單一或混調常常都是因應地方風土所形成的在地傳統,但也常順從於市場流行風潮,或者,取決於釀酒師的完美理想與釀酒工藝。但這是就現況而言,百餘年前的葡萄園大多隨意混種多種品種,有時達數十種之多,黑葡萄園裡也常種著白葡萄,全都...

    消失的烤吐司香氣

    January 19, 2017

    年紀越大似乎越能欣賞酒中的陳年香氣,雖少了鮮美、清新與青春感,卻更深邃迷人。這包括了一些上市後陳放數年、甚至十數年的老香檳,除了酵母、菌菇、蜂蜜外,也常有烤吐司、餅乾、榛果、香料麵包、咖啡、奶酥麵包、太妃糖、煙燻等,更豐盛、甜熟奔放的焙烤系香氣,讓人想到在新橡木桶發酵培養的白酒。其實,大部分香檳都不...

    絕境中的美麗花朵

    December 22, 2016

    以葡萄酒寫作為業二十餘年,這是第一次覺得也許時候到了,該談談台灣本地產的葡萄酒。在我們這座釀酒環境相當艱困的亞熱帶島嶼上,葡萄農已經從自然的不足與葡萄的缺陷中,迂迴巧妙的釀造出幾款全然自成一格的珍貴美釀。對於台產葡萄酒,一直相當悲觀,相較於拜訪過的,全球數十國的數百個產區,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環境這麼...

    板岩的味道

    November 24, 2016

    英文稱為Slate的板岩,是一種由頁岩變質而成的黑色岩石,沿節理方向可以剝成薄片,經常用來做為石板屋頂的材料,或者,用粉筆書寫的石板黑板。有些葡萄酒產區也位在板岩區,如葡萄牙波特酒所在的斗羅(Douro)河谷,西班牙的普里奧拉(Priorat)或法國南部的Faugére等名產區...

    脆脆的葡萄酒

    October 27, 2016

    越來越常在葡萄酒試飲報告中讀到酒評家用脆爽來形容葡萄酒,但液體飲料如何是脆的呢?法文「Croquant」是用來形容有如咬一口青蘋果那樣的脆爽咬感,現在卻常用來形容紅葡萄酒的質地,特別是年輕、帶澀味的紅酒,英國酒評家也使用類似的「Crunchy」一詞來形容這樣的紅酒。與其對返的,是甜熟圓潤的豐滿質地。...

    活火山的優雅滋味

    September 29, 2016

    位在一個從非洲大陸板塊分離出來的小板塊之上,被歐亞與非洲擠壓著的義大利,是一個地震與火山之國,但除了災難,也釀成了許多迷人的火山葡萄酒如Aglianico del Vulture和Taurasi,都是深厚硬實,非常耐久的頂尖紅酒。但最傳奇,也許,也最浪漫的,是西西里島東邊的活火山埃特納(Etna)。...

    澳式夏多內

    September 01, 2016

    十多年前就開始喝葡萄酒的資深酒友,對於澳洲產夏多內白酒,常烙印著難以抹去濃膩印象,那是一種由甜熟的西洋梨果香混合香草與煙燻等橡木桶香氣,配上非常圓潤有如鮮奶油般的口感與如香草冰淇淋的餘香所組成的夏多內白酒風格,肥潤多香,卻也笨重,難見精巧。特別是低價酒款,還常在酒中浸泡橡木粉假裝過桶培養的高檔風味。...

    葡萄的生死課

    August 04, 2016

    去MonTirius酒莊時,女莊主克莉絲汀‧紹瑞爾(Christine Saurel)一開口就問:「你能分辨有生命跟沒有生命的酒嗎?」第一次被問到這問題,我有點心虛的跟她談起,一個月前在Verona品嘗十二款高檔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的痛苦經驗。「我一直覺得我是在喝用葡...

    原根的冒險

    July 07, 2016

    自己缺乏的,常常會變成最珍貴的,但是不是最好,則是另外一回事。原根種植是許多歐陸釀酒師的夢想,因這樣的種法在歐洲幾乎已不可得。一百多年前起,沒有嫁接在抗葡萄根瘤蚜蟲病(Phylloxera)的美洲種葡萄砧木上,歐洲原生葡萄品種通常活不了幾年。但即使如此,原根種植也還算常見,如南美洲的智利或澳洲的南澳...

    遺忘的滋味

    June 09, 2016

    當一個已完滿成就的釀酒師歸零從頭開始,會釀成什麼樣的滋味?蒂埃里‧傑曼(Thierry Germain)說: 「二○一三年,腦中腫瘤讓我失去記憶,在最嚴重時甚至不認得酒莊旁的路,也記不得以前是怎麼種植葡萄跟釀酒。」他是Domaine des Roches Neuves的莊主,全球最頂尖的卡本內弗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