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浴室即客廳的風格旅店

因為與比利時、德國比鄰而居,馬斯垂克(Maastricht)這個古老的城市,大概是荷蘭裡最不像荷蘭的地方,古典浪漫與現代主義在此和諧並存。漫步於城鎮中,千萬要放下急驚風似的港式步伐,因為一不小心,就會在半小時內越出城界,輕易跨入另一個異域。

馬斯垂克雖迷你,卻擁有豐富優秀的旅遊和美食文化,讓我在旅館選擇上費上一番工夫。刪去昂貴而裝潢過度、精心設計卻眼花撩亂,以及平價但缺乏個性等標準後,最後才決定入住Zenden這間獨立設計旅店。然而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為這旅店有個令我心生嚮往的特色:Zenden的游泳池是由擁有七百年歷史的拱形地窖所改建,天花板呈現著非常特別的半圓形,光影迷幻,倒映在水中,又讓整個泳池像是個圓形木桶般有趣,在空間中折射嗡鳴的水聲如瑜伽音樂般令心靈感到無比平靜。我每日早晨獨自游水時,便忍不住想像自己被釀造在封閉的酒桶中,醺醺然、半沉半浮的與世隔絕了。

而房間內的現代泳池則更讓人心動。Zenden過去是個陽剛味十足的運動中心,後來第二代接手在二○○九年改建成旅館,老闆才三十多歲,總是在旅店內親自忙進忙出,我入住時便是由他帶領,才一進門便興奮的對我介紹:「嘿!看吧,你有自己的swimming pool!」完全開放而純淨極簡的房間正中央,一個長型寬敞浴缸就這樣大方坐落著,傳統上只隱匿在房間一角的浴室,在此卻無隔間的占了大半空間,搶盡風頭。

職業病發時,我若對房間的擺設不滿意,就會自己搬動家具的位置。這次在Zenden裡,我每天都將那唯一可半躺的單人座椅搬來搬去,想找出它與浴缸間最好的相對位置。而由於房間裡一張桌台都沒有,就讓我有了藉口,毫不慚愧的徹底放下工作,只賴在泡泡浴裡望著偌大的窗景發呆。旅店設計由荷蘭知名設計師威爾.阿提斯(Wiel Arets)操刀,他也為Alessi設計過一系列經典商品,我都十分喜愛。阿提斯擅長將不同物體統整化,讓材質冷硬產品呈現出規則而生動美感。房間內舉凡洗手台的水龍頭、置杯盤,到浴缸的溫度調節轉頭等,都可見其特色。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