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機場旅店進駐紐約

實用而有設計感的經濟旅店,為當代精打細算的旅客們提供了重要的住宿選擇,由西門.伍德洛夫(Simon Woodroffe)所創辦的Yotel便是budget hotel最成功的案例之一,其在英國希思洛(Heathrow)與荷蘭阿姆斯特丹史基浦(Schiphol)等機場的過境膠囊旅館,像是不會飛行的頭等艙,方便了許多,只想短暫留宿、卻也不想犧牲舒適的過境遊子。而最近,Yotel更飛離機場,停靠進入同樣形形色色、人來人往的紐約大城市中心。

我曾住過在希思洛機場的Yotel,當時就留下深刻的印象,那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環境,還有如太空艙般封閉卻靈活舒服的房間,讓我的轉機過程變得有趣,也舒緩了不少長途旅行的疲累。這次停留紐約,便想去試試位於高樓叢林間的Yotel是什麼新鮮玩意兒。

說是仿機艙型的膠囊旅館,紐約市Yotel的規模卻一點都不迷你,整棟旅店共有二十三層樓高,餐館、交誼廳等設施一應俱全,擁有和高級旅店不相上下的功能。然而它仍保留屬於機場旅店的形象,例如餐廳和交誼廳,設計得就像航空公司的貴賓休息室般,只不過窗邊的景色並非飛機的規律起降,而是紛雜無序但同樣動人的紐約市景。

而當然,它還是發揮了budget hotel能省則省的性格,一進大門,迎接我的不是制服筆挺的接待員和金色行李推車,而是一個如月球作業員般的龐大機械手臂,不費吹灰之力的為住客們收納行李。整個check in的過程也都自動化了,收取門卡的過程,就像是到航空公司自動櫃員機拿取機票一般。

對我而言,這種無人流程最大的好處,就是行李再怎麼沉重或骯髒,也完全不會看見不想見到的情緒和臉色,機械手臂頂多是變換燈光顏色以免過於冷漠,絕不會漲紅了臉或忍不住翻白眼,我更不用苦惱小費該給多少這種芝麻小事。雖然少了些人情味,卻也方便輕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