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驚奇氾濫的旅店

由設計名家打造的旅店,總是噱頭十足、故事性豐富,然而大師的匠心獨具和斐譽名聲,是否就是好旅館的保證,這點就見仁見智。有時再炫目驚奇的自大揮灑,都不如好好考慮提供旅客一覺好眠。

我是衝著當紅的家具與室內設計師馬瑟.汪德斯(Marcel Wanders)而訂入Mira Moon的,並不是盲目的崇拜,我曾住過他設計的荷蘭阿姆斯特丹盧特旅店(Lute Suites),留下美好而深刻的印象;汪德斯巧妙的改造了一棟八十多年的老工廠宿舍,除保留建築本身的風格特色外,又加入他特有的創意幽默,將充滿奇幻色彩的設計均衡的融入原樸空間中,雖然Lute Suites是汪德斯第一次跨足旅館設計,卻也經營的相當成熟精彩。

除了Lute Suites的經驗,我二○一三年時也曾入住汪德斯在美國邁阿密設計的Mondrian Hotel,因此香港的Mira Moon從公開之初,便在我必住的清單上。

去年底才剛剛開幕的Mira Moon,可以說讓汪德斯有更充分的發揮,是個完全任由他所玩耍營造的園地。當然,一如汪德斯設計不驚人死不休的風格,旅店從入門走廊、接待廳堂、餐廳到房間,處處充滿吸引眼球的魔幻物件。而也是第一次,有個西方的設計師將中國嫦娥奔月的故事,化為具體的現代主題樂園。汪德斯本來就愛用兔子造型作家具,設計中經常出現愛麗絲夢遊仙境般的場景,這下子裡頭有隻經典月兔的古老傳說,簡直就是他亞洲版的靈感繆思。

有了夢寐以求的主題,汪德斯自然大玩特玩,旅店內幾乎每一處角落都有中西合併的新點子,連每一層的房間走廊都不放過,鋪滿綺麗的花卉地毯,甚至盡頭處都有兔子望聞盛開牡丹的鏤空木雕。但,似乎是興奮過度了。

走進套房的前十分鐘,我的視線更是忙碌:巨大至房頂的白色波浪形床頭板、電視櫃,首先製造了空間錯覺,我像是瞬間被縮小了好幾寸,但仔細打量,其他家具和物品都仍大小正常,包括窗邊烈火紅唇似的單人沙發。桌上自然擺放了招牌兔子燈,連禁菸的標牌都以兔子為圖樣,小幽默的寫上「Good Rabbits Don't Smoke」(好兔子不吸菸)。泡澡間的牆面用細碎的彩色瓷磚拼出美麗、結合古典中國風與華麗歐風的園景。木頭牆面上有著中國宮殿式的菱紋格……。許多是獨一無二的驚喜,東西文化如交響樂高潮般匯雜。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