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納帕各表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納帕各表

有好一陣子了,二○一一年加州納帕谷的頂級卡本內── 蘇維濃紅酒,經過二、三年的熟成後,紛紛上市。說這是近十多年來天候條件最差的年份,應該不會有人反對,甚至有人覺得只有一九七二年的淒慘度足與相比。特別是擠在二○一○年和二○一二年,兩個超級成功的世紀年份之間,更顯得二○一一年像是納帕谷紅酒的凶災之年。開花不順,葡萄產量僅及常年的一半,採收季下了連綿不斷的雨,寒涼少陽光,成熟延遲的葡萄,偏偏又感染了許多黴菌。

如此糟糕的自然條件,原該是酒迷避之唯恐不及的壞年份,但以今日葡萄種植與釀造的技術,這一極為艱難,走過風雨的年份,卻又造就了一些頗為難得,相當迷人的新意。

以優雅酒風聞名的Spottswoode莊主Beth Novak說,我們認為理想的酒精度是一四.五%,但二○一一年即使再努力,也過不了一四%,是近十多年來的新低。但他們並沒有因此久候,早早採收、小心釀製,現在喝來頗為清新,質地細緻果味豐沛,將來應該也能熟成為相當優雅耐久的陳年美釀。像他特別帶來,酒莊珍藏的一九九六和一九八四年份,但其實,這兩款的酒精度都僅有一三.五%與一三.二%。

二○一一年的Les Belles Collines卻是在凶災中另開一徑的良例。莊主潘大鈞說,因開花不順,有許多二次開花結成的果實,因極晚熟,通常丟棄不用,但二○一一年的二次果實逃過十月大雨的折磨,品質反而更佳,他決定大量採用,卻意外釀成了質地細膩,香氣低調內斂的礦石風納帕谷紅酒。

Joseph Phelps的Insignia,是二○一一年份老牌名廠中表現最佳的旗艦酒之一,身段窈窕卻仍有王者之風。成功的秘密在於不迷信單一莊園或單一酒區,混調酒莊分布,在谷地各區五片自有葡萄園中的五個波爾多品種。於是造就了在保有年份特性的同時,還能有極為穩定的品質與特屬於Insignia的酒莊風格。感謝上天,納帕谷的紅酒總算不再是一成不變的濃郁與甜熟。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