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河流之母旁的密花園(下)

入住The Siam Hotel是非常忙碌的,太多令人興奮驚豔的東西,讓人瞬間回到第一次進入遊樂園的孩童般,好奇的東走西逛,深怕錯過什麼美好的故事,每樣擺設、一花一草都引人入勝。短短兩天時間,我就拍了八百張左右的照片。

我想,知名搖滾樂團主唱庫薩達˙蘇庫尚(Krissada Sukosol Clapp)主導經營起這家旅館,為的不光是服務旅客盈利,更像是為了收納他與母親的名門家族(The Sukosol Family)在世界各地所精選的骨董寶物,讓它們和比爾˙班斯利(Bill Bensley)設計的空間氛圍互起化學作用,營造出獨一無二的藝術博覽會—從鋼琴鍵般以黑、白為主色調的展場(旅館建築)、走廊上的風扇、洗手間牆上的掛飾,到住客的住宿體驗、餐飲和服務,無論有形抑或無形,皆是動人心弦的展品。

當然,我大多數的時間都留在旅館裡,因為蘇庫尚家族的蒐藏豐富到令人咋舌。當然也有許多與搖滾樂、電影相關的物件,但它們絕不是隨意放置的,想必在分類擺設、刪減取捨時花了不少心血。百年老椅與窗戶光線的角度、海報與沙發的配色、黑白照片木框與燈飾搭配起來的線條……,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成果,讓空間裡的每個角落都與眾不同。古樸與奢華融為一體,形成一幅幅上流社會與藝術名家交織的生活風景畫,毫不覺得是炫富,而是深邃品味的自然流露。

旅館沒有一個房間是一樣的,甚至公共空間裡的洗手間布置也都各有性格,就算無使用需求,我也會走到每個洗手間內,像尋寶般參觀。沒有地方是被浪費忽視的,處處皆有驚喜。善於園林設計的班斯利則利用各式植物,將旅館昇華為時刻變化生長的有機體,巧妙的透過花草,營造出許多看似私密、實則相連的高明空間,也因此,我經常能像一個人入住般在庭園裡走動、在草地棚台下做瑜伽,卻又隱隱聽見忽遠忽近、由樹林間竄出的人聲笑語。班斯利更不放過任何細節,就算只是讓員工通過、多數旅客不會注意到的工作走道,也要營造成賞心悅目且絕不狹隘的綠色走廊。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