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Tierra de León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軟骨葡萄硬滋味

 

上一次到Tierra de León是二○○六年,那時對這個有許多百年老樹,但卻像是全新出土的產區,其實還帶著一些疑惑,因為這裡大部分的葡萄園都種植一種絕無僅有,叫作Prieto Picudo的詭奇葡萄。其藤蔓天性癱軟,完全貼伏在地上攀爬生長,若釀成紅酒則非常酸澀,粗獷至極,當地酒莊多短暫泡皮製成清淡的粉紅酒供應在地的市場。但此回再訪,這裡的葡萄酒業已是另一片風景了。

 León位處西班牙北部,深處內陸,高海拔又多風,是一個日夜溫差大,氣候暴戾極端的地方。這對種植葡萄倒不是壞事,不只少病害,葡萄皮厚色深,甜度高也多酸,但卻讓Prieto Picudo的酸澀感更加強烈。此回拜訪的兩家酒莊,卻都巧妙的用不同的方式馴化了這個如怪獸般的品種,成就了極為獨特的迷人酒風。

 Padevalles酒莊走的是理性科學的新派做法,把傳統癱在地上老樹拔掉改種成較容易管理,成熟度和產量更穩定的籬笆藤架。採收後運用非常低溫,維持在十五度的發酵法,盡可能不讓皮與籽中的單寧泡入酒中,果然釀出鮮美迷人,帶有紫羅蘭花草香氣的可口滋味,讓人忍不住想多喝幾口。冷泡效果不只減了澀味,也多了新鮮與青春氣息。 

但另一家Margón酒莊卻是更貼近傳統古法,悉心保存極為珍貴,但卻相當費工。產量極少的老樹園,其中最老的Valdemuz園已經有一百四十五年了,每棵樹只長一兩串小果粒的葡萄。極濃縮的葡萄在木槽中以採皮法,全無控溫自然釀造,再經長時間的橡木桶培養,成為力道深厚,嚴謹硬實的剛強型紅酒,有永垂不朽之姿,卻無鄉野粗獷氣息。

但最迷人,最精緻優雅的卻是Pricum El Voluntario,只泡皮不榨汁,完全保留自流酒,竟也能釀出如黑皮諾般,絲滑緊細的優雅質地。 西班牙總是以驚人的劇烈加速度重構式微的古老風味,釀出難以模仿的原創新滋味。Tierra de León稍微晚到了一些,但無論用古法或新法,都已經以極速迎頭趕上。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