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慕斯般的清新感開瓶之前

原本以為葡萄酒的清新感來自酒中的酸味和新鮮果味,但最近的隆河旅行發現這樣的想法未免把葡萄酒的味道想得太過簡單。

克雷列特(Clairette)是一個矛盾的葡萄,雖然很少單獨釀造,但在法國南部卻頗常和其他品種混調,在釀酒師的眼中,添加比較晚熟的克雷列特可以讓濃厚倦怠的白酒變得更清新均衡。例如教皇新城堡(Châteauneuf du Pape)的第一名莊園海雅斯堡(Château Rayas),其以極成熟的葡萄釀成的濃厚白酒即是以高達百分之五十的克雷列特來平衡白格納希(Grenache Blanc),一個高酒精度卻少酸味,酒體非常龐大的白葡萄品種。

克雷列特的詭奇之處在於喝起來雖清爽新鮮,但其實酸味並不算高,在南隆河的諸多白葡萄品種中,布布蘭克(Bourboulenc)的酸味才真的是最強勁,但其較粗獷堅硬的質地也許能撐起酒體讓口感更均衡,但卻很難像克雷列特能帶來更細緻的爽朗和清新感,彷彿在脂肪中打入空氣,產生輕盈感而非強酸所帶來的高瘦和硬實。如果非直接來自於酸味,會是源自於哪些味覺元素呢?

在我的經驗裡,那似乎是一種由細微的苦味,以及鹹味感所構成的一種清新感受,讓南方的白酒少一些濃重與倦怠感,多一些細節變化。克雷列特常有一些中性低調的草系香氣也有利於營造這樣的獨特質地。

克雷列特雖多用於調配,但也有少數的酒款單獨採用,例如位於南隆河的吉恭達斯產區(Gigondas)內的羅曼酒莊(Domaine Grand-Romaine)的隆河丘(Côtes du Rhône)白酒就是極佳範例之一,雖是以全新木桶發酵培養而成,而且也不刻意中止乳酸發酵以保留酸味,但喝來就是相當清爽新鮮。在里哈克產區(Lirac)的蒙弗貢城堡酒莊(Château de Montfaucon),也有一款隆河丘白酒是採用將近一百五十年的克雷列特老樹園所釀成,特別以 「女士酒 」(Vin de Madame la Comtesse de Montfaucon)稱之,即使質地相當豐厚飽滿,喝來卻是有如慕斯般的精巧之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