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我也不認為,西菜與威士忌就定然水火不容。自家烹煮西菜,若多使用上述各種亞洲鮮味素材入菜,與威士忌便能相合。David Chang在節目中的解決之道也類似,大量調入醬油後,來賓都讚好。另外,蘇格蘭有道常與威士忌一起出現的傳統菜餚「Haggis」,將羊胃袋填入大量絞碎的羊內臟水煮而成,內臟向來公認比肉類鮮(攝影者:葉怡蘭)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西菜與威士忌,究竟搭不搭?

前陣子,在紐約名廚David Chang主持的《大廚異想世界》中,看到一集以波本威士忌為主題的節目。他說:「以波本佐餐比葡萄酒難,葡萄酒多半有標準的酸味,但波本酒完全沒有……。」這和我的看法略有出入。威士忌是我的日常重要佐餐酒之一,我想David Chang雖為韓裔,卻難免仍從西方角度著眼,而我則樂在亞洲料理與威士忌的水乳交融中已然多年。
前陣子,在紐約名廚David Chang主持的《大廚異想世界》中,看到一集以波本威士忌為主題的節目。他說:「以波本佐餐比葡萄酒難,葡萄酒多半有標準的酸味,但波本酒完全沒有……。」這和我的看法略有出入。威士忌是我的日常重要佐餐酒之一,我想David Chang雖為韓裔,卻難免仍從西方角度著眼,而我則樂在亞洲料理與威士忌的水乳交融中已然多年。

事實上,就連熱愛威士忌的我也不得不承認,雖然血緣同出西方,西菜與威士忌確實沒有那麼搭——即使人在蘇格蘭威士忌之鄉,餐桌上也罕見威士忌的身影,得等到餐宴結束後,才見威士忌登場。更別提每每參加西式威士忌餐酒宴,精雕細琢菜餚與精彩酒款齊出,卻越吃越有不盡愜懷之感,待肉類主菜上桌,更常壓抑不住在心內吶喊:「若是能換杯紅酒該有多好!」

於是慢慢了解,西菜,是天生注定佐搭葡萄酒的料理。這是在地風土、人文與飲食生活方式長期孕育下,已然彼此相生相伴千百年的組合。每一道菜色之風味質地結構的成形,無論不經意或刻意,其實都已將葡萄酒考慮在內。這也是為何,不喝酒的人在歐洲吃飯,少了葡萄酒的果酸與單寧的平衡,若非長時間習以為常,便很容易覺得濃、鹹、膩,甚至難以消化。

亞洲菜餚則不然,因先天上沒有這樣的設定,遂也不存在「非葡萄酒不可」的困境。特別東亞、東南亞料理向來強調「鮮味」素材的運用,如醬油、蝦米、乾香菇、昆布、柴魚、魚露等,常與葡萄酒發生令人不悅的碰撞,和威士忌卻能共鳴出甜美火花;無怪乎從日本到台灣,威士忌最常見竟不是酒吧裡小酌,而是餐桌上歡飲乾杯。所以下回不妨試試,吃西菜喝葡萄酒、吃亞洲菜喝威士忌,各安其位,各展所長,各有樂趣。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