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旅店餐廳使用了回收木做設計,落實環保。餐桌下還準備了放雜物的籐籃,頗為貼心。(攝影者:張智強)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看得見在地的旅店

近來許多仍具雄心的老旅館,紛紛另創品牌或改頭換面,企圖變得Young起來,吸引越趨挑剔、眼界漸高且追求不同的旅客,國賓大飯店旗下的意舍(Amba)就是一例。曾去過它位於西門町的旅店,是香港人愛去的台灣據點之一,雖然一進門就到處聽到熟悉的港式廣東話,但展現的創意性和在地連結,仍讓我覺得新鮮有趣。得知意舍在中山北路開設新點,便趁台北之行前去一探。

近來許多仍具雄心的老旅館,紛紛另創品牌或改頭換面,企圖變得Young起來,吸引越趨挑剔、眼界漸高且追求不同的旅客,國賓大飯店旗下的意舍(Amba)就是一例。曾去過它位於西門町的旅店,是香港人愛去的台灣據點之一,雖然一進門就到處聽到熟悉的港式廣東話,但展現的創意性和在地連結,仍讓我覺得新鮮有趣。得知意舍在中山北路開設新點,便趁台北之行前去一探。

在台北,中山北路是我最喜愛的地點之一,和敦化南路一樣擁有濃綠的樹蔭大道,更有許多歐式和日式古蹟建築,非常有風味。我一開始就打算找最貼近街道的位置入世居住,而不是找最高的離群之所,最後選擇了三樓角落房間。

這幾年香港人流行到台灣尋找幸福感、小確幸,我想我入住的房間就是這樣一個地方。床畔是一幅清新綠色,當陽光灑落在楓香樹間,那清新景象令人打從心裡溫暖起來,而葉縫後是川流不息的車陣,我就像是正坐在文藝咖啡店裡脫離現實的詩人。房間另一面又是一長串窗,外頭是一棟台北典型的水泥老公寓,牆縫冒出生命強勁的蕨類植物,形成野生的盆栽,襯著眼睛似的窗櫺又像睫毛,煞是可愛。溫柔傻氣,不時在不經意處迸發活力,這就是台北啊。

我喜歡這個房間的格局,雖然實際面積不大,但兩面大幅窗戶,再加上半開放浴室裡大面鏡子的反射效果,讓空間感加乘數倍。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只有個小茶几可當書桌,擺上筆記電腦後就顯得擁擠,不太方便。

中山北路有股懷舊味,於是中山意舍也以此為題,在某些地方放入穿越時空的細節。房間內提供的點心便是台灣人味覺上的共同記憶,像是小包王子麵、彈珠汽水、可樂軟糖等,我這個香港人也似曾相識。每層樓都有公共小客廳,擺設著重新被賦予生命的二手木製或籐製老家具,桌面上除了現代雜誌,也會出現骨董陀螺玩具,增添童趣。有些樓層走道擺有扭蛋機器,原以為裡面是一般日本漫畫迷你模型,取出來才知是代表台灣廟宇文化的擲筊、剪紙或詩籤。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