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日系啤酒廠吹起職人精釀風

隨著台灣的精釀啤酒風潮日盛,讓人痛快暢飲的啤酒吧也如雨後春筍。在這百家爭鳴的新市場,日本商業大廠怎能缺席?日本三得利(Suntory)搶先與創造台灣萬騰餐飲集團合作,在信義區打造「Lighthouse Beer Bistro」餐酒館,這也是三得利首間海外形象店,店裡不但有旗下頂級啤酒「The Premium Malt's」全系列,更有之前在台搶翻天的「釀造家之夢」,均以生啤呈現。
隨著台灣的精釀啤酒風潮日盛,讓人痛快暢飲的啤酒吧也如雨後春筍。在這百家爭鳴的新市場,日本商業大廠怎能缺席?日本三得利(Suntory)搶先與創造台灣萬騰餐飲集團合作,在信義區打造「Lighthouse Beer Bistro」餐酒館,這也是三得利首間海外形象店,店裡不但有旗下頂級啤酒「The Premium Malt's」全系列,更有之前在台搶翻天的「釀造家之夢」,均以生啤呈現。

過去你在居酒屋喝生啤,是大口酣暢,在這兒卻讓你細細品飲,可以選擇每種都來一點的「試飲組」,甚至是一整杯只要泡沫的「Milk」。這裡的生啤,泡沫特別濃厚,仔細看所謂完美的一杯,就是將杯身傾斜四十五度,湊近出酒口往前注入七分滿,再往後推出豐盈飽滿的雪白泡沫,就像杯蓋,不但能凝聚香氣,也可防止啤酒氧化。這種講究細節的經營方式,宛如精釀啤酒吧。「大廠精釀化」也是該品牌轉虧為盈的關鍵。幕後推手,就是現任三得利啤酒社長水谷徹。

水谷徹是三得利集團的一名猛將,當他就任威士忌事業部時,曾讓乏人問津的「角瓶」威士忌,以Highball(調酒名稱,威士忌加入通寧水調製而成)站穩銀座酒吧。接任啤酒社長後,「我們要做的,就是用大廠的規格,做出符合日本人飲食文化的精釀啤酒。」水谷接受《alive》專訪時表示。在啤酒的世界裡,大廠彷彿是種原罪,尤其當精釀風氣更盛,外界對於大廠的印象卻始終停留在粗糙。水谷提出反駁:「精釀的定義不應只看規模,好比一家美國波士頓的精釀啤酒廠,一年能產三千萬箱,產量已相當大。」為了打破外界「大廠無好酒」的迷思,身為大廠代表的他當然也四處考察,但他發現歐美個性鮮明的精釀啤酒,與日本的和食味蕾難以搭配,「好比IPA(Indian Pale Ale,印度淡啤酒),單喝很滿足,但因風味太重,很難一杯接著一杯。」

於是,他們在武藏野成立微型實驗酒廠,捨棄米、玉米等副原料,運用歐洲的二條大麥,與捷克農家契作的濃香啤酒花以及地下清流天然水,經過二次熬煮,引出麥芽的濃郁,把自家的皮爾森(Pilsner,一種下層發酵的啤酒類型)啤酒升級。「大廠的好處在於更完善的設備與技術,加上我們擁有一群有『職人精神』的釀酒師,每天都在精進,連美國的酒廠喝到,都以為我們是精釀。」水谷笑說。

另一款「釀造家之夢」,也是武藏野釀酒師們的最新力作。「市面上越來越多標榜Premium的競品,於是我們以成本高、少量生產也無妨的概念,讓釀酒師們盡情發揮。」水谷說。經過銅鍋三次熬煮的工序,釀造家之夢的口感更加濃郁,微甜中帶苦,與各種食物都搭配。

「大家對精釀啤酒的想法,可能像是一位藝術家,期待他變化出各種令人驚喜的風味。但我覺得精釀精神,更像是日本職人,不斷精進、嚴守著最高的品質,從生產、溫度、杯子、直到送到你口中的那一刻都負責。」水谷說。

小檔案_Lighthouse Beer Bistro

地址:台北市信義區松壽路22號
電話:02-8780-1391
時間:週日到四09:00∼24:00,週五、六09:00∼凌晨01:00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