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鹹鹹的澳洲希哈

品酒會常聽到有人說:這瓶酒喝起來鹹鹹的。這是錯覺還是真有其味?葡萄酒品嘗的書中,多只探討由味蕾感知的酸、甜與苦三味,以及由口中觸覺感知的澀味,至於食物中常見的鹹味卻少被提及。雖較少見諸酒評與風味描述,但葡萄酒確實有鹹味,至少從科學分析可得知氯化鈉(鹽)出現在大部分葡萄酒中,每公升數毫克到數百毫克,只是濃度相當低,不太能察覺得出來。
品酒會常聽到有人說:這瓶酒喝起來鹹鹹的。這是錯覺還是真有其味?葡萄酒品嘗的書中,多只探討由味蕾感知的酸、甜與苦三味,以及由口中觸覺感知的澀味,至於食物中常見的鹹味卻少被提及。雖較少見諸酒評與風味描述,但葡萄酒確實有鹹味,至少從科學分析可得知氯化鈉(鹽)出現在大部分葡萄酒中,每公升數毫克到數百毫克,只是濃度相當低,不太能察覺得出來。

這裡說的鹹味和較常見的海味有些不同。後者比較像是香氣的投射,例如在大西洋岸邊培養熟成,有些海風氣息的Manzanilla雪莉酒、或是酒香中帶有海味礦石氣的夏布利白酒,或如產自地中海岸邊,偶有海水碘味的Bandol紅酒,大多是因為海味系的酒香而帶來鹹味的聯想。

但澳洲產的葡萄酒,特別是產自南澳的希哈紅酒卻常含有較高鹽分,比起別處的葡萄酒和其他品種,更常出現明顯的鹹味。有此現象,是源自當地自然環境與歷史發展,也算是另類的澳洲地方風土吧!

墨瑞河(Murray River)是澳洲第一大河,灌溉的平原是澳洲的葡萄酒倉。因為土壤鹽化及含高濃度鹽分的地下水流入,墨瑞河下游成為含有高鹽分的淡水河,引此水灌溉的葡萄園土壤便含有較高鹽分。在氣候乾熱的南澳產區,大部分葡萄園都需要仰賴人工灌溉,即使不用墨瑞河水,許多地下水也一樣有鹽化問題。

並非所有葡萄都會吸收土壤中的鹽分,但南澳種植最廣的希哈其根系有攝取較多鹽分的特性,較諸同園的夏多內或卡本內‧蘇維濃常有更明顯的鹹味。而南澳嚴格的農產檢疫政策,讓其仍是全球極少、尚未遭遇葡萄根瘤蚜蟲病侵擾的產區,希哈葡萄仍可原根種植,讓鹹味不會因嫁接於美洲葡萄砧木而減少。雖然帶點辛酸背景,但匯集包括環境災難在內的諸多因素,鹹味才得以成為南澳希哈紅酒所特有、在別處極少見的在地風味。

小檔案_墨瑞河

發源於新南威爾斯州,沿著與維多利亞州的邊界,在南澳入海。此綿延近三千公里的大河及其支流沿岸有包括Riverina、Murray Darling、Riverland和Langhorne Creek等面積廣闊的葡萄酒產區,是澳洲酒業的重要命脈。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