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紅與綠的戰爭

本是發酵過度的茶,加上奶和糖,卻能扭轉劣勢,散發更撩人而豐富的韻味。「對味」的紅茶,能俘虜人心,讓人一心一意只為追尋那一味……

茶和內衣一樣,只有自己才能體會「合不合適」。喝到貼心的那口茶帶來的芬多精, 不亞於見到心愛的那口子。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愛喝茶,Not my cup of tea(編按:不是我愛的那味兒),就像有些人不穿內衣,非不需也是不愛也。

中國的茶背著三千年的歷史,按照發酵程度分成六大茶色:綠黃黑白青紅,其中紅、黑茶(都是black tea)因發酵程度高,運送保藏容易,紅茶兩百年來成為外銷寵兒。

喝功夫綠茶的樂趣在苦盡回甘,鼻喉芬芳,但是喝紅茶不是不講苦和甘的對比,或是茶香盈室。而是紅茶更多些個人色彩,早餐茶加牛奶,下午茶加檸檬,俄國茶加果醬……紅茶入境隨俗加了許多和音。如果綠茶是茶與水和東方的對話,紅茶可以指揮出銅樂弦樂和音團齊鳴的交響樂。

錢鍾書遺孀楊絳在《我們仨》回憶錄寫的英國,也是由一碗紅茶勾引住舊時和當下。在文革期間,進口貨斷源,就自製三合茶「滇紅取其香,湖紅取其苦,祁紅取其色」。這碗克難配方,成了錢家在苦難中逆來順受的慰藉。

驚豔。祁門紅茶

我們家喝茶跟大家一樣從簡單茶包入門,烏龍茶,包種茶,有時也喝到講究一點的大吉嶺,貴伯爵茶,不記得有特別突出的感覺。有一天在香港度週末,閒中到淺水灣舊半島酒店喝下午茶,坐在張愛玲寫傾國傾城白流蘇走過的迴廊下,天花板上像「北非諜影」中的老風扇慢慢吹著懶洋洋的暖風,眼下室內的一切皆帶著古典的昏黃,戶外是曬得大紅色的鳳凰木搖曳在海邊。

舊半島的人不多, 茶單上除了一般茶色外,可以選點散茶(loose tea),我們點了一壺色澤紅豔明媚的祁門紅茶。這杯茶入口就驚為天人,先是溫潤,後勁像鮮花般綻放,一杯濃郁香純淡淡煙燻味的茶飲盡後,不由自主的被徹底俘虜。心頭像電影中男女主角初識響起了樂音,「就是它,就是它,elle est toi, elle est toi」, 從此找到了這味知音。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