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嘉義延平街米糕

近年迷上了嘉義這個小城市。主要台北散步偶感陳腔濫調、外縣市略有山林之勝的景區總是民宿貴得嚇人;逐而漸之,發展出往另一城市尋覓「後院」之舉。

而嘉義恰恰符合。

說它小,據說已落到全台灣排名第十三,搞不好連桃園市也超過它。全市人口,才二十幾萬。倘以老市區為計,西以鐵路為界,南以垂楊路,北以林森西、東路,東以中山公園,如此四邊框起來的古典城區,只得人口十來萬,散步其間,最是愉快。

且別小覷這小小一塊地域,它的小吃卻在台灣排名極前。主要這風土佳美,山水環繞,造成民性厚淳,連製吃也自然而然保持舊日風味,不求妄變,此一也。

又老店一代傳一代,恪守家風,不亂開分店,不遠離家鄉赴大城市發展,此二也。

街巷晃看,固然有趣;若加上小吃,則更添興致。我在嘉義,最能獲得這種享樂。

今天說一項小吃,南部各城鎮也皆有一些,但嘉義市這家堪稱第一。便是延平街近文化路的這家無招牌「米糕」。

南部說的米糕,便是糯米飯。盛在極小極小的碗,像是三、五口可盡;上澆滷肉與配料。此店的米糕,上澆切成小小薄片的滷肉,再加淺醃的小黃瓜片,如此清清簡簡一碗,三種顏色,白(飯)、褐(肉)、綠(黃瓜),正好,卻是滋味極厚、嚼口極豐富的一款小吃。

糯米需蒸得熟透,卻又不溼。何以米糕總盛在極小碗,便在於糯米很耐嚼,也不宜多吃,並且很頂餓,單這數項特質,可知米糕是傳統農業社會的小吃。此店每日米糕不知要賣出幾百碗,蒸出的米糕一桶又一桶,卻皆勻熟勻潤,最稱難能;加上滷肉是最無怪味的紅燒正法,兩者共嚼於齒碾,若是慢慢細咬,齒縫溢出的涎液與之混和,你能感受到糯米的特有甜酪般之香。

吃米糕的情趣當在於此。否則我等四體不勤、不事田耕的都市人如何猶能消化得了此種費胃力食物?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