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古早桂圓粥 超重量級甜湯

對嗜甜的南部囝仔如我,在台北喝到的甜湯,常讓我忍不住喟嘆三聲,「唉,淡啊……。」當全身在呼喊著熱呼呼的糖水時,放進口中的竟是一碗糖分減半的東西,老實說,還有比這件事更不敬業的嗎?

所以,在今冬最大寒流來襲時,我來到台北萬華的華西街夜市,在巨蟒群聚蛇店隔壁的「北港甜湯」,點了一碗聽說夠正統的桂圓米糕粥。不過,在端上的那當口我先皺了一下眉頭,因為湯頭是淺淺的琥珀色,跟想像中的褐色濃稠狀大不相同,長長、白白的米粒完整的飄在湯裡,小巧的桂圓顏色也是淡淡的,「好素、好白、好稀」,是我對它的第一印象。

但喝下第一口,那不食煙火的外表根本是幌子,濃濃的純糖蜜和桂圓香把味蕾都喚醒了,立刻打破我的成見。看起來那麼清的湯頭,甜度卻是重量級。而米粒型不破,看來分明,但煮得剛好Q滑綿軟,不會過硬、也不會爛到好像沒有東西經過舌頭。看起來白白的桂圓肉,沒什麼煙燻味,倒有股清甜的淡雅蜜香,嚼起來滋味還是很夠。之前也曾吃過附近另一家有名的、阿嬤煮的米糕粥,著實濃稠,但總覺得炭燒味多了些,米太糊,沒有存在感,香氣比味道多。

北港甜湯的甘甜來自二砂(糖)與糯米的比例,第三代老闆陳江河說,三斤半的米要加五斤糖,米粥不用煮久,二十分鐘左右,糖與嘉義產的桂圓肉再下鍋。融進厚重的糖底,卻把桂圓香一絲絲的提了出來,稠度與分量剛好,不會太黏像勾芡,料也不會太滿如稀飯。

而一般會再撒花生粉這道手續,這款來自北港的甜湯並沒有,「撒花生粉是北部做法。」陳江河說。不過,傳統米糕粥會淋點米酒,但因為許多顧客吃不慣,他們就不主動加,有要求才給。

聽多了某些客人抱怨太甜的反應,陳江河一邊攪拌、一邊嘆息說:「現代人都嘸呷佳甜,但是阮這就是愛重甜佳好呷!」真是說到我心坎裡。所以五十五年物換星移,北港甜湯每天熬煮的米糕、芋頭、紅豆等五大鍋湯底,依然故我的甜,保持傳統的古早味。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