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四手聯炒傳香客客家阿嬤手藝+越南媳婦巧意=金牌客家菜

有人說,廚房是女人的戰場,多少婆媳爭端,導火線都起於廚房。但我來到台中潭子廖家,同一個炒鍋前,八十八歲、滿頭華髮的廖劉桃鑾,站得直挺挺的煸著肉絲,嚴格目光緊瞅著那肉的色澤,一頭烏黑長髮的媳婦阮氏秋(阿秋),早拿好調味料,就等婆婆的眼色示意。

一個只會台語和客語,另一個只會越南話和中文,看這對婆媳一起做菜很有意思,過程很安靜,兩個人做菜都不急不徐的,語言的隔閡,反倒讓她們更熟悉彼此眼神與肢體的互動。就像跳雙人舞般的默契。

客家小炒,這道台灣獨家的經典客家菜,牽起了廖劉桃鑾與媳婦阮氏秋的親情線。年紀差了一甲子、語言更是兩回事的兩人,在這個「女人戰場」裡,越「炒」越和氣。甚至,在客家委員會舉辦的「二○○九客家創意美食大賽」中,炒出了個「國際組」全國冠軍。

客家小炒‧溝通之橋

溫文恬靜的阮氏秋,笑起來很甜,嫁到台灣時僅二十歲。一句中文都不會,加上老公因為工作關係不在身邊,「每天晚上,一個人躺在床上就覺得好孤單,都會哭。」面對年事已高的公婆,更是手足無措。但每當她從餐廳辛苦一天回到家後,桌上永遠有一桌熱騰騰的飯菜,廖劉桃鑾親手煮的。

含蓄的客家婆婆,關愛不會說,但用一道道客家菜餚,表示對這位遠道而來的新家人滿心的歡迎。暖了阿秋的胃,也填補了她內心因陌生、害怕而產生的空虛。尤其是她懷孕時期,因為害喜得很嚴重,「我婆婆就問我想吃什麼,她就去買,但我吃什麼都會吐,她又會再重煮。」阿秋在料理當中品嘗到婆婆的疼愛,也從起初的不適應,漸漸吃出客家菜的鹹香美味。

談到婆婆的拿手菜阿秋如數家珍,其中客家焢肉,她想到都流口水。這道菜即便是她曾掌國宴的名廚老公廖慶星都抓不到精髓。差別就在,香氣。「我婆婆都只加一點點水,然後倒米酒用小小火去燜。」燜到那肉軟Q,一掀鍋蓋,酒香立刻隨蒸氣竄出來。這款香味越南可沒有,因此,她學客家菜動機很單純,「婆婆炒的菜太好吃了,但她老了,我以後想吃吃不到怎麼辦?」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