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城中的隱形旅店

沒有門房、沒有接待處、沒有掛著水晶燈的大廳,聽不到任何噓寒問暖,更見不到任何服務人員……,但這絕不是一家寒酸的廉價旅館,無論在價錢和設計舒適度上,它都令人感到尊貴而品味絕佳。

我喜歡叫它做「米蘭的隱形旅館」,如果事先沒有調查好,你絕對找不到它的存在。

入住前三天,我收到一封長長的e-mail,給了一組密碼,和十分詳細的住宿須知。其中一條寫著:「若有狀況需要協助,可撥打我們的緊急電話……,但是,週末是不會有人會接聽的。」咦!我就是週末入住的啊!

抱著有點忐忑不安的心情,到達以《最後的晚餐》壁畫著稱的聖瑪利亞修道院附近精華區,從一排十九世紀的公寓建築中,我好不容易找到Suitime那小小的門牌及入口,然後狐疑了數秒鐘:這是旅館嗎?怎麼看起來是私人豪宅?我會不會因為擅闖某個名人家居,而遭到逮捕上報紙頭條?

長長的古典門廊之後便是一座綠意盎然的秘密花園,雖然吸引人,但我始終不敢走進,深怕誤踏黑手黨的戶外派對。找到旅店入口,輸入密碼打開房門,眼前是一片現代家居景觀,按照指示拉開書桌抽屜,才在裡頭找到擺放好的鑰匙⋯⋯。整個過程像是偵探小說的劇情,還好抽屜裡找不到我幻想中的那把PPK手槍。

像家又不是家,Suitime提供了絕對私隱,我一個人住了三天三夜,獨出獨入,遇不上任何其他鄰居,更沒有人來敲門打擾作息。倒是我因為得知義大利著名的戈裡戈蒂建築事務所(Gregotti Associati)就在斜對角,因此就經常埋伏在房間窗簾後面,偷窺看看有什麼設計界的大人物出入。

Suitime只有六間套房,房間空間不大,卻是上下兩層樓中樓的豪華格局,樓下一層是休寢區,包括睡房、浴室和一處可以被當作在家辦公室的空間。樓上則是客廳娛樂區,擁有超大電視和開放廚房。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