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向設計旅店傳奇致敬

向設計旅店傳奇致敬

向設計旅店傳奇致敬

向設計旅店傳奇致敬

向設計旅店傳奇致敬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向設計旅店傳奇致敬

法國傳奇女設計師安德莉.普特曼(Andree Putman)是我最崇拜的設計師之一,在她逝世滿週年的前夕,我又選擇再次入住德國科隆的Im Wasserturm旅店,但換到不同房型,一方面代表我的致敬,另一方面這家由古水塔翻建的旅館,確實有讓人想一來再來的魅力。

我曾在本刊第一三三九期談過Im Wasserturm旅店了,因此這次想多說一些這個我心目中的傳奇人物。二○○五年的「香港設計營商週」,我有幸和設計旅館的始祖普特曼私下面對面訪談,交流對於設計旅館的想法。當時八十歲的她態度雍容充滿自信,時常露出謙虛而親切的笑容,完全沒有前輩的架子,和過去給人有高傲距離感、總叼根細煙的冷酷形象並不相同。

當我們聊起旅館經驗,我對她說:「有時候,我覺得入住旅店就像是在看一齣電影,在沒有人干擾你的氣氛下,快樂也好,憂傷也好,都是一種獨特的經驗。」普特曼則高興的回應:「對,有些時候,你只想把自己躲在旅館裡頭!」

我也談起躲在Im Wasserturm的入住經驗,說著對於房間裡書桌尚可以翻開闔上的小圓鏡,和深度十足的半圓形洗手檯如何一見難忘。然而對普特曼來說,Im Wasserturm本身的建築已很美,因此只需要在顏色上稍加用心,她並沒有再做太多多餘的工作。做為一個設計師,她從未譁眾取寵或故意展現天分,而是順著建築本身的狀態和本質而為。

然而,普特曼對於細節的重視令人甘拜下風,別人看似不重要的地方,在她手中就會化為珍貴考究的設計亮點,並且十分自然絕不奢華刻意。她擅長使用不同時代、不同風格的元素,將它們融合後,展現出專屬於普特曼的Putman Style,並且是渾然天成的,完全不會讓人感到刻意或有堆砌斧鑿的痕跡。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