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在紐約體驗浪漫巴黎

許多人來到紐約是為了實現一場美國大夢,但紐約卻是最不像美國的美國城市,在這裡可以找到最道地的香港、義大利、墨西哥或非洲,跨地域且跨世紀的,卻一點都不覺得衝突。像是在NoMad這個最近才悄悄引起注目的區域,就可以在這裡感受到介於十八、九世紀法國新古典主義、以至於到折衷主義時期的濃厚氣氛,你知道你身在嘻哈紐約,但心情卻是屬於正宗巴黎的奢華浪漫。

位於百老匯大街與二十八街交界轉角處、才剛開幕約兩年的The NoMad Hotel,無疑是紐約近幾年最熱門的旅店之一,許多紐約客朋友都至少朝拜過它的餐廳,老早就讚不絕口的向我推薦。

七月又有機會到紐約,我並不急著先訂好房間,而是在旅店所在的建築外頭閒晃觀察,搜尋它擁有最挑高空間、窗戶面積最大的房間位於何處,這才到接待處發揮難得的耐心說:「我不趕時間,還可以先到餐廳去吃個午餐,但麻煩你盡力幫我安排到第二或第三樓的房間,我等你。」

旅館是一幢位於麥迪遜廣場公園北部的百年建築The Johnston Building,和許多一八八○到一九三○間紐約的代表性建築一樣,呈現出源自法國布雜藝術(Beaux-Arts)的新古典風格。這類建築的特色,就是低層的樓頂樓底高度會特別高聳。

混搭風一直是近代設計的濫觴,但說真的能做得傑出的實在不多,法國設計師Jacques Garcia是少數我打從內心佩服的混搭設計大師,他善於將古典奢華與現代都會生活融合在一起的手法,就如同將可頌搭配美式咖啡一般自然對味。旅館內的設計,除了延續建築本身貴族式的優雅華麗,更添加了平易近人的居家質感,讓人像是走入浮華世界,卻不覺得距離陌生遙遠。我如願住到了特別挑高的三樓房間(後來仔細比較,二樓稍微高了約二十公分),走進門,就像是走入某個品味高超的朋友家中借宿一宿。房間的設計靈感,正是源自Jacques Garcia自己年輕時在巴黎的住處,也因此處處充滿溫暖入心的生活味道。我忍不住花上許多時間,細細觀賞著牆面上像是隨歲月而布置的每一幅原創相片、手工畫作和明信片,就像在閱讀著一個法國老友的人生般,這讓房間充滿了生命力。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