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收放自如的旅店

多年前因為工作關係去過一趟杜哈(Doha),當時它還是一個很傳統的中東國家,在一片蒼茫沙海間只有零星建築便成一座城市;公眾場合只限男性出沒,像樣的旅館就只有這麼一、兩家,十分寂寥。然而近十年再去,同樣是海濱沙漠城市的杜哈卻也追趕起杜拜的腳步,暴發戶式迅速堆積起各形各樣的豪華大樓和建設,爭奇鬥豔,揮霍著幾世也揮霍不完的金錢,也集合全球知名大學到此設立分校,爭一個吸引世界關注的臉面。

再訪此地,是因為前往巴黎前的轉機。與室內設計有如土豪的杜拜機場比起來,我較喜歡杜哈的機場,有如超豪華旅店般舒適高雅,而且應有盡有,甚至還有一個二十五米長的室內游泳池。即便杜哈的知名度與熱門度仍遠不及杜拜,我甚至跑遍港台各書店都找不到一本關於杜哈的旅遊專書(多數都是附在中東國家中的一小部分),然而它仍是一個值得探索的地方。

因為想看看它與以往的發展不同,這次來到杜哈,我並不想入住大型Resort,而是深入市中心最精華地帶,選擇開幕約一年的W Doha Hotel & Residences。這裡有許多事正在發生,看似氣派的樓群和工地混雜,雖已具實體卻感覺如海市蜃樓般不太真實,先進與落後並存,形成十分有趣的景象。我有天嘗試出外走路逛逛,發現路上只有我一個行人,一條畫得漂亮的斑馬線,卻領我至死巷而尬然消失。

我有點意外以「潮」聞名的都會型旅館W Hotel,第一次入主中東就選擇不太屬於傳統時尚區的杜哈,不禁引起我的好奇而選擇入住,看看它在這奢華之地能玩出什麼樣的新把戲。一入接待大廳,我便明白這個旅館讓人驚呼Wow的功力仍在。從天花板垂掛而下的百多盞深藍色掛燈,仿擬中東小油燈神秘而優美的造型:白色長柱與地板上的圖騰簡單素雅,卻仍充滿阿拉伯國度風情;再搭配如海螺般的螺旋梯,運用傳統伊斯蘭藝術之餘,也做出現代個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