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食物的國界

最近,公司一年一度員工旅行緣故,去了沖繩小旅行。其實早對這裡抱持高昂的興趣,原因是沖繩與台灣的神似:同樣亞熱帶大陸邊陲島嶼,同樣大國夾縫間掙扎求生的宿命,同樣中日西方文化交互衝擊……,所不同者,沖繩記史、立國超過千年,擁有強固而悠久之歷史傳承── 對我而言,這似中有異,於是更添魅力。

果然所料不虛,是一處直接碰觸我心的地方。當然,藍天藍海白沙灘與蓊鬱的亞熱帶密林固然宜人,但最有共鳴的,卻還是建築、村落、古城、民家、宮殿、工藝等人文風景;尤其一場傳統舞蹈、鼓樂、民謠誦唱表演,明明純然觀光行程,卻是一開場便百感交集,深刻感受到這命運錯綜複雜之地,過去與現在仍能如是緊緊相繫,剎那泫然感傷、久久不能自已。

而最心折是,沖繩的料理。團體旅行的必然,餐食大多以buffet自助餐為主,雖無法精到,卻意外吃得多樣;幾日下來,阿古豬、石垣牛、炒苦瓜、炒昆布、炒木瓜、海葡萄、水雲醋、燉豬腳、豬雜湯、墨魚湯、沖繩麵,各款泡盛與地產啤酒……,重點菜色幾乎都囊括。這兒的食物,風格素樸家常、清淡淨爽,是我最喜歡的類型。物產與調味烹法與台灣簡直血緣表親般相仿,亞熱帶島國性格盡顯;且流露著四方交融痕跡,讓人一方面新鮮、一方面熟稔親切,更加心折著迷。

再次印證我之多年所思所得──長年旅行下來,遍嘗各國各地料理,越來越瞭然,所謂國界,在飲食的世界裡其實無比薄弱;反是地域、季候、風土的連結以至歷史與人的流轉交錯,才是其形貌神髓的真正關鍵。

對我而言,這無形的、食物的版圖,比起政治上的國界來,無疑更踏實開闊、更有說服力,也更接近我心目中,這世界的理想模樣。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