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布根地邊境的香檳滋味開瓶之前

身處如樹梢末端的邊境地帶,因遠離中心,最常被忽略,甚至被認定是落後、沒有可能性的地方。

但在時代的變動中,卻往往能突轉成最有利的位置,有更多向外的空間,特別是在游離往返各個中心,自然生出的多重視野。這樣的去中心化邊緣位置,更有機會成為多元彙集的所在。

我在香檳最極南偏遠的巴爾丘(Côte des Bar)就看到這樣一個完美的邊境產地。從經典的香檳風味框架中掙脫,形成一個全新、充滿活力,特屬巴爾丘的香檳新興風潮。

離香檳的主流中心產區如白丘或漢斯山區,一百公里之遙,巴爾丘區內有多達六十四個酒村,生產五分之一的香檳,但不僅無一入選一級村莊,還全數被評為墊底的最低分。

二十多年前拜訪香檳產區時,酒商們常會強調沒有使用南方葡萄,以此明示對品質的堅持。當時幾乎沒人相信除了平價易飲外,巴爾丘能釀出什麼偉大的香檳。

身處香檳邊境、鄰近布根地的獨特位置,卻給了巴爾丘新的可能。更溫暖的南方氣候,侏羅紀晚期的泥灰質土壤取代北方冷峻多礦石感的白堊土,讓葡萄有更成熟、更雄偉豐潤的酒體。

不僅自然環境,這裡新一代的釀酒菁英們也不太跟從香檳區的邏輯,反而更貼近布根地的理念和價值。在二○○○年才創立酒莊的塞德瑞克.布沙爾(Cedric Bouchard)正是最明顯的代表,他的珍之玫瑰酒莊(Roses de Jeanne)已是今日巴爾丘內最傳奇的葡萄農香檳廠。

他所釀造的香檳都是單一葡萄園、單一年份、單一品種,連產量都是超低水準,不到一般香檳葡萄農的三分之一。而極低的產量也造就出高成熟的葡萄,釀成的香檳厚實飽滿,更像是帶有泡泡,多質地的布根地白酒。與相當仰賴混調的香檳酒業有完全相反的釀酒原則。

離經典風味太遙遠了,我花了多年才慢慢理解他的香檳風格所代表的時代意義。那是捨棄完美來成就葡萄園的特質,在香檳中鑲嵌入布根地精神的真實體現。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