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多利士再進化

半個世紀前,在Gault-Millau雜誌所舉辦、稱為葡萄酒奧林匹克(Wine Olympics)的盲飲比賽中,西班牙的多利士(Torres)酒莊以年輕葡萄樹釀成、價格平實低廉、一九七○年份的波爾多混調紅酒Gran Coronas,超越多家波爾多最頂級昂貴的城堡酒莊;開啟多利士在國際酒壇的知名度,五十年來一直都是全西班牙最知名葡萄酒品牌。

西班牙酒業在歷經一九九○年代興起的革新運動後,有相當多款酒的身價已和波爾多頂級酒並駕齊驅,甚至超越,但幾乎都是以在地原生品種釀成的獨特酒款;至於西班牙帶國際風的波爾多混調,即使釀得再好,也只能以價廉物美的小波爾擠出一點賣點。

這正是多利士在過去近二十年來的尷尬處境。即使在西班牙多個傳統產區,包括近二十年都一直在浪頭上的普里奧拉(Priorat),進行釀造計畫也都頗具水準,但卻少有能引領潮流的獨特個性。直到二○一九年上市的羅莎之家(Mas de la Rosa),一款二○一六年首釀的單一園紅酒。

特別之處在於向來喜愛控制規畫的多利士風格,在釀造這款酒時,採更順其自然、帶禪意的極簡釀法;兩個品種一起採收混釀,沒有刻意萃取或精確調配,保留這片珍稀葡萄園原本樣貌,讓質地節理外露,直顯生命刻痕,自能更加迷人耐飲。

不同於普里奧拉產區特有的雄偉酒體與嚴密硬實結構,多利士的羅莎之家紅酒即使有頗高的酒精度,卻是出乎意料的輕巧纖細;肌理質地精緻明晰,唯有相當低產的老樹,才得以釀成這般充滿礦石感,卻不會過度濃縮粗獷的完美均衡。

這確實不是我所熟識的多利士風格,和二十五年來品嘗過的上百款多利士各色葡萄酒都不一樣;和多利士生產的其他兩款混調多園、相當濃縮多料的普里奧拉紅酒更是不同。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