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二十五年之後

在葡萄酒業寄生久了,難免要成為許多巨大變遷的見證者;除了代表真的老了,也不再輕易相信有什麼永恆不變的經典,無論是地區傳統或在地風味,都一樣要與時俱進。

從一九九四年投入葡萄酒寫作,剛好滿二十五年,較之以千年計的葡萄酒史雖如一瞬間,卻也看了不少風潮輪轉與來去。有此感觸,是今年喝了不少下海灣區(Rias Baixas)的精彩紅酒,而大部分西班牙酒迷可能都還不知道,這個瀕臨寒涼大西洋岸,現下以阿巴利紐(Albariño)釀成的清麗白酒聞名全球的產區,其實也產紅酒,甚至曾是一個主產紅酒的產區。

下海灣區不只以白酒聞名,也盛產海鮮,區內的比戈港(Vigo)是全歐最大鮮魚市場,阿巴利紐白酒正是佐配海鮮料理的最佳良伴。但看似地酒配地菜的完美楷模,其實只是歷史巧合。

直到一九八○年代,阿巴利紐葡萄才開始在下海灣區流行起來,在此之前,顏色淺、酸味高的紅酒才是當地主力。十八世紀創立的薩拉多(Zarate)酒莊莊主波馬瑞斯(Eulogio Pomares)說,下海灣區雖有豐盛海洋資源,但有很長一段時間,食物都以陸產為主,海鮮只被當成豬飼料,酒莊的歷史資料中還找得到有明定給葡萄農的食物,不可包含海鮮的契約。

很多真相跟我們想像常有大段距離,下海灣區又冷又濕,確實不適合釀造紅酒,但若當地人特別喜愛以酸淡紅酒佐配食物就另當別論了。事實上,今年喝到的跟十多年前酸瘦難飲的印象完全不同,也許受氣候暖化影響,葡萄有更好成熟度,但也可能跟市場上不再只偏好酒體濃厚的紅酒有關,現在的下海灣區紅酒常以爽脆多酸、新鮮活潑的新潮面貌讓人大為驚豔。

身為歷史酒莊的經營者,波馬瑞斯也開始將老樹園裡殘存的蓋紐(Caiño)黑葡萄釀成可口多汁的美味紅酒,甚至復育包括Espadeiro和Pedral等稀有品種。我開始想像,也許二十五年之後,黑葡萄會再度占滿下海灣區。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