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Nacional,最優雅也最昂貴稀有的年份波特,產自同名的2公頃傳奇單一園,全園6,000棵葡萄樹完全無嫁接,原根混種混釀Touriga Nacional和Sousão等傳統地方品種,自1931年以來的80年間僅生產31個年份。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古園混調

混調多種,如波爾多?還是單一品種釀造,如布根地?是葡萄酒世界裡的經典課題。在歐洲,單一或混調常常都是因應地方風土所形成的在地傳統,但也常順從於市場流行風潮,或者,取決於釀酒師的完美理想與釀酒工藝。
混調多種,如波爾多?還是單一品種釀造,如布根地?是葡萄酒世界裡的經典課題。在歐洲,單一或混調常常都是因應地方風土所形成的在地傳統,但也常順從於市場流行風潮,或者,取決於釀酒師的完美理想與釀酒工藝。

但這是就現況而言,百餘年前的葡萄園大多隨意混種多種品種,有時達數十種之多,黑葡萄園裡也常種著白葡萄,全都一起採收,一起混釀。直到十九世紀末葡萄根瘤蚜蟲病從美洲傳入歐洲,毀滅了大部分葡萄園之後,重建的新園才開始將不同的品種各自分開,不再雜種一園,形成今日分開釀造後再調配的通則。

雖看似少見,但至今,仍有許多混種的老樹園在歐洲各地保留下來,甚至包括許多一直頗熱門的酒。在葡萄牙生產波特酒的Douro產區,最頂級的都是混種混釀成的,如Quinta do Noval酒莊單一園年份波特Nacional。在奧地利維也納的Wiener Gemischter Satz產區,甚至還要求必須混種三種以上的葡萄。現在澳洲相當風行的Syrah-Viognier混調更是源自法國Côte Rôtie的混種傳統。但不只在歐洲,美國的加州也有像Ridge酒廠一百三十年歷史的Geyserville混種古園。

這種回到過去的種法在大部分的產區都還找得到,即使是在以單一品種釀造聞名的布根地或是講究專業分工的波爾多也不例外,歷年來品嘗過的古園混調已超過數百款,現在更常成為酒莊的逸品級珍釀,相較於其他理性耕作與專業釀造的葡萄酒,也許不是特別深厚濃縮,但卻常有自成一體的協調感,也因更精細多變而更加耐喝。究其原因,也許多為老樹園,或得力於採收時各品種間的成熟度差異,也可能因共釀讓各品種更早彼此融合適應。但更有可能的是,在自然中,也許自有秩序,釀酒師的刻意與造作,即使再精心安排,卻常可能是畫蛇添足。古園混調是一個最簡單卻也最複雜、最復古卻又最新潮的釀造方法;除了出乎意料的精緻風味,也讓釀酒師領會到,適時放手,讓自然來成就自己也許是達致完美均衡的最佳捷徑。

小檔案_Nacional

最優雅也最昂貴稀有的年份波特,產自同名的2公頃傳奇單一園,全園6,000棵葡萄樹完全無嫁接,原根混種混釀Touriga Nacional和Sousão等傳統地方品種,自1931年以來的80年間僅生產31個年份。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