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葉怡蘭_值得玩味是,威士忌界用以陳年的「雪莉桶」,主要指的是使用西班牙紅橡木製成的雪莉酒桶。但事實上,自古以來,出乎風味考量與各種歷史因素,真正西班牙雪莉酒採用的都是美國白橡木、從不取在地紅橡木製桶。而以紅橡木為威士忌蒸餾廠製桶、潤桶,則成為逐漸沒落的雪莉酒業另一重要收入來源。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台灣人愛雪莉?

在此所指並非西班牙雪莉酒,而是與之有些關聯的另種酒款:以雪莉酒桶過桶陳年、或雪莉桶原酒占比較高的單一麥芽威士忌。一直以來,台灣在威士忌界的消費和品味實力始終備受敬重,小小島國,消費金額卻在國際間名列前茅……
在此所指並非西班牙雪莉酒,而是與之有些關聯的另種酒款:以雪莉酒桶過桶陳年、或雪莉桶原酒占比較高的單一麥芽威士忌。一直以來,台灣在威士忌界的消費和品味實力始終備受敬重,小小島國,消費金額卻在國際間名列前茅。而類別上則普遍公認,對雪莉桶威士忌有著超乎尋常的迷戀與執著;不僅市面上長銷熱銷款多屬此類,為迎合台灣市場,各大威士忌品牌還紛紛量身打造、競相推出「台灣限定版」雪莉桶威士忌,且款款皆傳捷報,熱鬧非凡。

為何如此獨鍾此味?老實說,素愛清淡如我,雖覺雪莉桶威士忌特有的濃厚飽滿質地與豐盈的巧克力、黑色果乾氣息確實迷人,卻更傾心於波本桶威士忌的輕柔清雅、花香與麥芽與新鮮水果香氣習習。因此,置身這雪莉桶浪潮裡,總免不了深感疑惑。對此眾說紛紜,一說是顏色迷思,認為色深味濃者年份老價值高;另一說是早年威士忌飲者多由干邑白蘭地跨界而來,遂對濃甜之味較有偏好;其餘相似說法還有,從葡萄酒歷史上推敲,初初入門之新世界飲酒國家,總難免容易先對風格強烈個性鮮明者產生興趣。

但我總相信不只如此,畢竟單一麥芽威士忌在台紅火十數年,達人專家輩出,鑑賞風氣已臻成熟,應不至於這麼單一浮面。於是,一路細細觀察、體會,漸漸領悟,答案也許就在你我餐桌上。是的,和西方品飲習慣不同,亞洲人喝威士忌,大部分還是發生在餐廳以至宴飲酬酢場合中,與滿桌佳餚一同下肚。過去我也屢屢專文提及,相較於葡萄酒,威士忌和亞洲料理更易水乳交融。

尤其經過不斷刻意嘗試與實驗後,更是越來越發現,和台式中式宴席菜相佐搭,雪莉桶威士忌明顯寬廣度更高,特別加冰飲用,不管是清燙清蒸海產的鮮味、燉滷炸菜餚的醇濃,都能以一擋百、從涼菜一路配到湯品大菜甚至甜品,彈性超高;無怪乎自然而然備受愛戴,成為台灣威士忌界之特有現象,其來有自。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