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龐貝城遺跡的古代葡萄園南義坎帕尼亞‧守護200歲老欉帕尼亞

這裡可能被當成落後、偏遠;可能被視為蠻荒、不進步。外地人說,這裡匱乏到連惡名都傳不出去;當地人則認為,他們的人情足以將困頓都變成醉人甜美。這裡是連義大利人都要支支吾吾、含糊其辭的南部,仍保有「以物易物」習俗的地區。餐廳老闆買酒可一貫賴帳,酒廠老闆也只好總光顧餐廳卻從不埋單。把當局、專家都搞得七葷八素的各種當地品種,只是南部葡萄酒魅力中最無關痛癢的一小部分;讓人興味盎然的紅酒、粉紅酒,出人意料的白酒,都出自於此。

這裡可能被當成落後、偏遠;可能被視為蠻荒、不進步。外地人說,這裡匱乏到連惡名都傳不出去;當地人則認為,他們的人情足以將困頓都變成醉人甜美。這裡是連義大利人都要支支吾吾、含糊其辭的南部,仍保有「以物易物」習俗的地區。餐廳老闆買酒可一貫賴帳,酒廠老闆也只好總光顧餐廳卻從不埋單。把當局、專家都搞得七葷八素的各種當地品種,只是南部葡萄酒魅力中最無關痛癢的一小部分;讓人興味盎然的紅酒、粉紅酒,出人意料的白酒,都出自於此。

那是我入行二十年、走過幾大洲,第一次在葡萄樹前面被如此撼動。震懾人的不只是那片不經砧木,光靠自己根系長到高過兩公尺的葡萄「樹林」,還有寬達六公尺,朝四面八方放射的枝幹,在張牙舞爪的同時又柔美的曲折縈紆。陽光下的綠芽,像是正對著宇宙叫囂的不凡生命力;若葡萄樹精在地球有基地,它們肯定都聚在這裡。這裡是坎帕尼亞(Campania),義大利對種植國際葡萄品種最沒興趣的地區。

事實上,只要瞻仰過Feudi di San Gregorio酒廠這片名為Del Re(意為「國王的」)的歷史葡萄園,就能理解,在如此生氣勃勃、靈氣充滿的葡萄園面前,實在沒道理種植國際品種。園裡連葡萄根瘤蚜蟲都無法生存的深色火山砂土,讓老樹因此能免受上世紀蟲害(Phylloxera)侵襲,使高齡一百五十至兩百歲的葡萄「樹精」至今仍能在園裡卓然挺立。然而用這些極老藤葡萄樹果實釀成的酒廠旗艦酒Serpico,風味卻一點不陳腐老舊,反而精準的在沉著中有細膩和生動;一如聰明大器的酒廠現任總裁安東尼奧‧卡帕多(Antonio Capaldo)。建於一九八六年的Feudi,在成立的前二十年,已經致力研究保護當地瀕危品種,請來法國的著名香檳生產者Anselme Selosse一起釀氣泡酒,更將觸角延伸至鄰近巴斯利卡塔(Basilicata)、普利亞(Puglia)地區,從籍籍無名成長為南義代表酒廠之一。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