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愛同胞

從義大利往北,就是瑞士,想找個清靜的地方住住。以前去少女峰,曾住過兩次山下的湖間鎮,早上在湖邊看著碧綠湖水,真的是心曠神怡。尤其小鎮巷弄更是迷人,家家戶戶都種了不少奇花異卉,且那個「靜」更是迷人。

從義大利往北,就是瑞士,想找個清靜的地方住住。以前去少女峰,曾住過兩次山下的湖間鎮,早上在湖邊看著碧綠湖水,真的是心曠神怡。尤其小鎮巷弄更是迷人,家家戶戶都種了不少奇花異卉,且那個「靜」更是迷人。

可是當我們住進湖間鎮的一家旅館時,就覺得有點怪。剛把行李拖進電梯,有個女的一手伸進電梯,用華語問我要到幾號房?雖然覺得有點突兀,還是跟她說了我的房號。她沒說話,也不進來。我只好問她是否要進電梯。誰知她竟沒搭腔就掉頭走了!我們二老互看一眼,心裡都想著:哪裡來的冒失鬼啊?其實,不難知道她是哪裡來的,因為說的是一樣的語言。隔天一早下樓吃飯,發現這小旅館的餐廳裡,居然一半以上都是大陸人,而且都不是團體遊客。

老實說,我們挺怕遇到團體遊客,因為人一多就熱鬧,一熱鬧就會挺吵的。所以才選了這家小旅館,誰知道一樣也是一堆大陸客。不是不喜歡大陸客,這些年大陸開放出國旅遊,經濟狀況也好多了,照理說,應該為他們高興才對。可是大陸人口多,按比例來算,隨便來個百分之一出國的話,就有一千多萬人。況且瑞士又是他們最喜歡的國家之一,我們想要清靜一下,也不太容易啦!

中午到小鎮中心一看,天啊!怎麼滿街都是同胞啊?經過一家有名的鐘表店,裡面全都是炎黃子孫,連店員都是。街上華語此起彼落,簡直像到了西門町。經過一群看起來挺老實的中年婦女,居然有一個嘆了一口氣說:「帶了一大堆錢出來,花都花不完,不知道要買什麼好?」我真想回她一句:「不用愁,我來幫妳花。」

陶爸說:在路旁看到幾個人拿著自拍神器在照相,拍照的小姐還挺養眼的。其實我還是很愛同胞,尤其是漂亮的。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