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住在包浩斯的理想中

建築師總希望作品能夠歷久彌新,百年後仍為人所利用,甚至繼續啟發新一代的設計思潮。趁著到柏林度假,我決定專心入住這樣一幢不敗的經典作品,向大師致敬,也為自己留下一段沉澱想法的寧靜時光。

建築師總希望作品能夠歷久彌新,百年後仍為人所利用,甚至繼續啟發新一代的設計思潮。趁著到柏林度假,我決定專心入住這樣一幢不敗的經典作品,向大師致敬,也為自己留下一段沉澱想法的寧靜時光。

一九一三年到一九三四年間,柏林的新即物主義建築師布魯‧陶特(Bruno Taut)等人主導修建了六個公共居住區,包括家家戶戶都有獨立花園、呈現馬蹄形的「胡斐森聚落」(Hufeisensiedlung),以為居住環境帶進「光線、空氣和太陽」做設計基礎,其簡約明亮、時髦且經濟實用為德國二十世紀的城市規畫奠定基礎。

一九三○年完工、位於胡斐森聚落第六幢的Tautes Heim被稱為陶特之家,這個在當年可謂超創新的住宅已成為世界遺產。然而遺產並不代表死亡,如今Tautes Heim被園圃設計師Katrin Lesser和平面設計師Ben Buschfeld兩夫婦所擁有,他們花了許多年和大量心力復建活化公寓,從地板、內牆顏色、家具到門把等細節,甚至到花園布置,完全依照原來的容貌和包浩斯設計精神做修建和擺設,而每一個空間都留下一小塊展示區,展現不同年代的建築原貌,讓人對其歷史有所體會,也可見他們對此地的愛。

雖是保持原汁原味,但過程絕對不容易,團隊蒐集大量史料並深入探討當年的設計風格,例如要在當代找到忠於二十世紀三○年代的漆料,和蒐集包浩斯風格的家具配飾,就得花上不少工夫。Tautes Heim在二○一三年獲得了歐盟文化遺產獎,現在開放成為可供四人居住的度假公寓,最少需要租住三天。

穿過簡單而修剪得宜的花園,公寓外部純白簡約,內部卻是對比強烈卻柔和的色塊世界,牆面上現今已難以調出的天藍、鵝黃、寶石紅和灰色,只要差一點點就會令人覺得彆扭,在此則完美而個性十足的搭襯著,配合從玻璃窗透進的光線,造就滿室溫馨。我彷彿入住建築書中一般,有遁入另一時空之感,回到那個黑膠唱片和罐頭食品盛行的年代。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