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澳洲雪梨北方的知名歷史產區產的希哈紅酒酒體纖細,風格婉約,亦相當獨特,名列澳洲希哈的紅酒經典之一。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澳式風土

澳洲是南半球葡萄酒風格最多樣精彩的產國,品種和產區非常多,也生產非常大量的世界級葡萄酒,其中還有極為獨特,完全無法在其他地方複製模仿的葡萄酒典型。獵人谷出產的榭密雍(Semillon)白酒便是其中最詭奇,也最讓我醉心難忘的澳洲葡萄酒,遠超出許多昂價知名的希哈紅酒。澳洲釀酒師會嘲笑法國酒廠常以風土特色做為品質不佳的託辭,但位於雪梨北方的獵人谷,卻是一個唯有透過對了解其風土,才能體會其所產榭密雍白酒何以如此獨一無二。

澳洲是南半球葡萄酒風格最多樣精彩的產國,品種和產區非常多,也生產非常大量的世界級葡萄酒,其中還有極為獨特,完全無法在其他地方複製模仿的葡萄酒典型。獵人谷出產的榭密雍(Sémillon)白酒便是其中最詭奇,也最讓我醉心難忘的澳洲葡萄酒,遠超出許多昂價知名的希哈紅酒。澳洲釀酒師會嘲笑法國酒廠常以風土特色做為品質不佳的託辭,但位於雪梨北方的獵人谷,卻是一個唯有透過對了解其風土,才能體會其所產榭密雍白酒何以如此獨一無二。

十月初在香港IWSC葡萄酒競賽擔任評審時,遇到獵人谷釀酒師Neil McGuigan,他的酒廠主要生產為數龐大的大眾主流酒款,在台灣量販超市即可購得,但其所釀造的獵人谷榭密雍白酒卻是典型且迷人;他雖然私下嘲笑風土,但問起他的榭密雍白酒,卻又突然化身風土講師。這確實頗為尷尬,因為在獵人谷釀造頂級的榭密雍,釀酒師並沒有太多事情可做,趕早採收,榨汁、發酵和裝瓶幾乎都是以最簡單快速的方式完成。即使最頂尖的酒款都是不鏽鋼桶發酵培養一兩個月後就早早裝瓶了,完全無須費心勞力。

這些剛釀成的年輕白酒,普通一些的,淡淨如青檸檬水,高級一點的骨感酸瘦,既無酒體也無質地,只是一味的酸。Neil 眼睛突然瞇成一線,皺起臉來說:「哼哼!你得要很愛酸才行。但是,卻肯定非常耐久啊!」獵人谷最頂級的榭密雍雖早早就裝瓶,卻常陳放數年後才會上市,如Mount Pleasantt的Lovedale,最新年份還只是二○○七年,原因無他,實在是需要時間才能顯現這些珍釀的迷人之處,太早上市只是多添遺憾,完全難以入口。

這次參賽的獵人谷榭密雍就包含了二○○三和二○○五等超過十年的酒款,蜂蜜、礦石、火藥與煙燻等陳年香氣開始嶄露,酸味漸退,圓滑質地漸生,餘味綿長,非常迷人耐飲,毫無疑問,都是金牌水準。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