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鼎泰豐酢醬麵

寫此專欄,轉眼已是一年。有時心中沉吟,是否有些店家值得再提一筆?確實有也。便是這家「鼎泰豐」。

倒不是要強調「鼎泰豐」的小籠包多麼皮薄汁鮮、服務多麼細心體貼、店堂多麼乾淨、食客多麼欣喜等等大夥早知之深矣的諸多特色,無需也;而是要告知看官「鼎泰豐」添了新菜。

須知鼎泰豐如此的老店,每增加一款新品,該是多麼慎重之事;而今年居然多了好幾樣東西。

原本小菜中增添了滷水花生與烤麩已有好一陣子,倒不忙著去提;今天說什麼也不能不提的,是那碗酢醬麵。

這一碗酢醬麵(一二○元),說來甚有淵源。早在十六、七年前,台北老食家與少數日本饕客已知、頻頻問津鼎泰豐;那時老的老闆伉儷常坐樓下吃著一碗東西,簡簡單單,便是一碗。

我們幾個朋友經過一張望,出得門來,便互問:「他吃的是什麼?你看清了嗎?」「好像是一碗乾的疙瘩,上面澆一些肉末與毛豆什麼的。」「好像滿好吃的,不過,似乎沒拿出來賣。」

是的,便是這味東西,有時是乾的麵疙瘩,有時是乾的麵條,上面擱的,便是酢醬。確實真有客人因探頭看見,深感興味:「哇,老闆你吃什麼好東西啊?」結果老闆很難為情的說,「沒什麼,自己吃的,自己吃的。」不久送了一碗上樓請這客人嘗嘗。

這客人便是設計師關傳雍,他真有口福,比我們早吃了二十年。

但我們現在也嘗得到了。酢醬麵,才推出兩個月,知道的人尚不多。我已吃過好幾次,果然是楊家自創,與坊間甚不一樣。它比較不黑,肉末比較鬆開,豆干切成小丁。毛豆也炒得恰好,不特糊,不發黑,卻也不生。

豆瓣醬也不下得太濃,算是像極了家庭自己隨手調出的那份清淡感,並且,最難得的,像是業餘者之清新手筆,完全沒有尋常店售酢醬麵的那份職業腔的大缸黑膩。有時你甚至可以說:這好像特別為我到廚房臨時做出來的一碗麵似的。所謂「家常」,豈非指此?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