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到雪梨爬橋去

雪梨是港灣城市,我們住的公寓就在雪梨碼頭旁的岩石區。此地屋舍雖老舊,但這就是歷史,也是為何我們每次來雪梨,都會住在這裡,而且是同一家公寓。窗外陽台可同時看到歌劇院和有點像衣服架子的海灣大橋。老婆每天早上四點就起來了,一個人泡杯咖啡,坐在陽台上,看著太陽慢慢的由歌劇院後方昇起。接著光線再將港灣大橋照亮。雪梨的一天就開始了。

週末的岩石區,因為有跳蚤市場,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都擠到這裡來湊熱鬧!不見得要買什麼紀念品,純粹是想要看看雪梨有什麼新鮮玩意兒。

說到新鮮玩意,「爬港灣大橋」可算是極至。一九九八年有人出了餿主意,開放大橋的兩側鋼架,讓喜歡刺激的觀光客往上面爬。誰知道這世上,還真有這麼多瘋子。爬一次要兩百澳幣,價格還有所不同:黎明和黃昏最貴,週末也較貴。爬一趟約三個半小時,我一時興起跟陶媽商量,一起去做件以前沒做過的事。結果被她痛拒。我只好自己去了!

好不容易走到報到處,才發現是要預約的,只好在裡面看要參加的人。原來,上一次橋沒那麼容易。先要換穿他們供應的制服;身上不可帶任何物品,除了救急的藥;相機、錄影機都不能帶上去;連眼鏡也都要用繩子綁起來;還要酒測。每人均用一根安全鎖鏈固定在橋的欄杆上。然後才開始往上「爬」,其實就是一直往上走樓梯。

看了一下,好像我可以不用爬了!我是來照相的,不能帶相機上去,還有什麼意思?服務人員指點我,要照爬橋的人,不如爬橋塔,照得比較清楚。我趕到橋塔處,抬頭一看,也有近百公尺高,澳洲人還真會賺錢,爬橋塔也要九塊五!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終於爬到塔頂,也照下了這張爬塔的相片。

陶爸說:其實爬橋沒那麼難,我看他們沒爬幾步,導遊就讓大家停下來欣賞風景,順便休息。有繩子綁著,你想掉下來,還沒那麼容易,陶爸還真的是有點捨不得那兩百塊澳元呢!不過下次再去雪梨,說不一定會去玩命一次!大不了少住一天旅館。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